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娘娘腔删掉的车》。

他再也未曾想到,这爱财惜命的经睡上床了。柳乘风是他的朋友娘娘腔删掉的车

长陵郡,大离王朝八大郡之一,下辖十数座中等城池,百余座下等城池,坐拥千万人口。

郡中有两大超级势力,其一为朝廷军团,由郡守统领,其二为超级门派七星阁。

两大势力相处的似乎很和谐,将长陵郡治理的井井有条。

古风来了,第一次来到这超级郡城,数十丈高的城墙,上面布满了玄甲军士,一个个手持锋利的长枪,纹丝不动,注视着前方,堪称精锐中的精锐。

“这些军士居然都是聚元七重的武师,而那些统领也都是蜕凡境武道宗师。”古风心中骇然,他看到的就不下十名武道宗师,不愧是郡城,武道宗师随处可见。

他沟通太虚源镜,顿时,太虚源镜上显现了六个大红点,六名逍遥境真人。

果然是传闻害人,还说长陵郡只有四名逍遥境真人,这多出来的是什么,而且太虚源镜只能探测方圆三十里范围的强者,说不定在三十里外还有逍遥境真人。

古风踏步走了进去,他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打探古腾和古镜紫两人的消息,是不是乘坐飞舟去往了天阳教?

太阴帝主只告诉他古镜紫修炼了万恶吞天诀,却没有告诉他,古镜紫在哪里。

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长陵郡,如果可以的话,他还希望能够见到那个人。

长陵郡,他来了。

干净整洁宽阔的大道,一眼望不到头,两侧行人,中间是一头头珍稀的异兽拉着玉辇穿行。

这是什么异兽,古风顿感惊奇,竟然形似麒麟,拉着一辆玉辇快速的消失在他的眼中。

不止这一只,还有其他的异兽,披着青麟甲的麋鹿,头上长角的黑马,他都不认识,他认识的黄麟马倒是有很多。

就在古风朝着城中走去时,有几个人动了,他们看见了古风,而后瞬速的离开。

这一切,古风都不知道。

长陵郡城无比巨大,仅仅一座城池就有不下百万人,也不知道是如何运作的。

这里,凝聚出元气的武者几乎占了一小半,要知道在最低等城池,能够凝聚元气的都是人才,在这里只能算是普通人。

“公子,是第一次来郡城吧。”一个笑眯眯的毛头小子说道。

他不过十五六岁,穿的很普通,来到了古风的身前,他的头发很有趣,头顶中间那一小搓是金黄色的。

古风凝神细探,在他的身上感应不到天地元气的波动,正好他也不熟悉这里,有个人引路也还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黄毛。”毛头小子一个劲的傻笑。

“黄毛?”

“对,公子叫我黄毛就行。”黄毛乐呵呵的说道。

“好,黄毛,你现在带我去找家酒楼。”古风看着这个黄毛,应该不是鬼迷心窍之人,不然,碰到他一定会后悔的。

“公子,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找一家最好的最便宜的酒楼。”黄毛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说完,黄毛带着古风沿着道路走去,一路上嘴里说个不停。

“古公子,长陵郡...”

“叫我风哥就行。”古风感觉古公子怪怪的,还是风哥好听些。

“风哥,这里就没有谁比我更熟悉长陵郡,我在这里待了十六年了,来了什么人,走了什么人,我都一清二楚。”黄牛吹牛逼的说道,口吐飞沫。

古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能说的,他没有插嘴,就当看一乐趣。

终于,两人来到一酒楼,酒楼三层,可整座酒楼陈旧无比,甚至还能看见蜘蛛网,对比其他的酒楼,这栋楼简直影响整体形象。

一杯倒,名字还是歪歪的。

古风笑了,当他是傻子吗,他的目光转向了黄毛,不给他个解释,决不轻饶。

看着古风的眼神,黄毛有点害怕,不过还是厚着脸皮道:“风哥,这一杯倒酒楼虽然陈旧,但服务绝对周到,这里的美酒,其他地方根本买不到,而且还很便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掌柜的是一个大美女。”

说道大美女,黄毛整个人都陷入了陶醉之中。

“是吗,你知道欺骗我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吗?”

“风哥,我绝对没有骗你,不信,你进去看看,说错一个字,让我黄毛天打雷劈。”

古风笑了,这座酒楼绝对是长陵郡独一家,破,旧。

他迈步走了进去。

入眼之处还很干净,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脏乱,可是没有一个人,怎么回事,连个店小二都没有,这可是一家正在营业的酒楼。

“风哥,你等等,我去喊一喊,可能老板娘睡午觉去了。”黄毛讪讪道,明明现在是营业的日子,却跑去睡觉,这算做什么生意。

“雅姐,雅姐,来客人了。”黄毛大声喊道,再不出来,客人走了,他的提成都没了。

数十个呼吸之后,后院中终于传来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黄毛,你急个屁呀,雅姐我还没休息一会儿,就果周強馬上就同意了,讓周安想說出拒絕的話都晚了,現在看著周強,他都有一錘子砸死他的沖動。

小青兒聽到后很高興,以后每天可以吃到美味的烤肉了。

而小青兒的丫環小梨則躲在小青兒的身后,害怕著看著周安,其實昨晚小青兒也讓她去要烤肉的,可是周安如神如魔的威勢太強了,她不敢去,小青兒受不了香味,只好壯著膽子去了。

通過和周安三人的攀談,她知道周安三人并不壞,而且很好,她給小梨解釋過了,可是周安的威勢已經深入她心了,并不相信,還是看到周安很害怕,最后小青兒也沒有辦法了。

趙風在一旁邊看的咬牙切齒,小青兒是他的女人,他不容許別人染指,這三個人一定要除掉,其實他本來想昨天晚上偷襲的,可是那些護衛并不同意,如果失敗的話,他們可是很慘的,說不定有性命之危。

甚至趙風想請干思出手,干思也果斷的拒絕了,只說了一句:你能想到在晚上出手,他也能想到。

聽到這一句話,摸了摸臉上還有的巴掌印,他只好放棄了,等以后再找機會。

就這樣,他們一起上路了。

除了少數的行人,一路上很平靜。

在路上的時候,周愛愛顯得特別的活潑,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各種驚奇,當看到遠處的一座大山,說好雄偉啊,當看到路過的一頂轎子時,說以后她也坐坐,當看到一對夫婦路過時,她說也想找個男人,咳咳,好吧,這個揭過去。

周愛愛還好些,可是周強卻讓周安很是心煩,他是徹底淪陷在了小青兒的美色中了,一直眨也不眨的看向她的馬車。

可是每次吃飯的時候,小青兒卻老是找周安說話,也不知道周強是呆,還是木,即使這樣他是很癡迷的看向小青兒,對周安也沒有什么不滿。

而趙風則走了一路,發了一路的火,每次見到小青兒和周安談笑風生的時候,他就用怨毒的眼神看向周安,連帶著癡迷的周強也包括其中,他認為他們都是打小青兒主意的人,現在是他沒有辦法對付兩人,可是到了縣城,他要讓兩人生不如死。

到了下午,他們終于來到了縣城門外。

周安看向縣城城墻,他一眼看出了這座城墻很是古老,至少有幾百年的歷史,上面銘刻著歲月的痕跡,有刀劍打過的,有血染過的。

而且在城門上面寫著三個大字,是古繁體字,雖然周安認出了是什么字體,但是并不認識這三個字是什么字。

這時周安才明白,為什么周圍村的村民都對縣城稱謂時,并沒有名字,原來沒有人認識上面的字啊。

好吧,這很好笑,也就是這么簡單。

走到近前,有兩個士兵,分立在左右兩邊,守位著城門。

每個進城門的人,都拿出一張紙出來,讓士兵看過之后,才能進去。

周安知道這張紙叫照身帖,是縣城驗證身份用的,如果沒有照身貼,必須得到城防官的同意,開具臨時照身貼才能進去。

一般照身貼都是由縣城的縣衙發布,再發到各個村子,由村長統一支配,村長發了照身貼之后,還會向縣城報備,

當然了這只是縣城這一片區域,如果是外來人那就另說了,必須出示在其它縣城開具的照身貼,才能進去。

雖然很麻煩,但是這是大元朝的制度,不容更改。

在來之前,周紋已經給了三人,每人一張照身貼了。

在照身貼上面,有他們的姓名、祖籍、職業,還有縣衙的印章。

來到城門前,周安、周強、周愛愛把照身貼拿了出來,士兵拿過來看了一下,便交給了三人,讓三人進去了。

然后小青兒、趙風也拿出了自己的照身貼,士兵看了看又給了他們,小青兒和趙風表示丫環小梨和干思、護衛隊的人是自己的跟班,士兵一一的把他們登記了一下,如果他們在城中鬧出了事情,就會找小青兒和趙風。

周安、周強。周愛愛進到城里后,就和小青兒告辭了,這次是周安開的口,如果讓周強開口,指不定又走到一塊去了。

分開之后,趙風悄悄的在一個護衛的耳邊說了一些話,那個護衛猶豫了一下,便鬼鬼祟祟跟在周安三人身后。

周安、周強,周愛愛來到了一間布莊,這間布莊是周安的大哥周大寶開的,像布莊這樣的店鋪,周家在縣城還有三家。

這間布莊叫周記布莊。

三人走進布莊,一個伙計迎而而來,熱情的說道:“三位客人,要什么布,我們這里有棉布、葛布、麻布、紗布、綢布,你要選用哪種。”

“我不買布,我來找周大寶。”周安說道。

“找我們東家?你們是什么人?”伙計打量了一下周安三人,問道。

面前三人全部都帶著兵器,像是武林中人,不像是東家的朋友,難道是來投靠東家的。

王粉本在人间,昔南北两用未尽得人,而克期待迁

禮物是一塊小巧的陣盤。

陣盤控制著八百七十五條命。

老奶奶微微嘆氣。

“唉!你們三代爺孫吶,真是小狗改不了吃便便。”

漢武從跟他爺爺一樣,也跟他祖爺爺一樣,做任何事都喜歡在給你好處的時候附送一份痛苦,這種做法雖然卑鄙但總是得到了更多好處。

送你一個糖的同時抽你一藤條。

就像現在。

十一個宗門的大門已經被砸開,這種情況下危機雖然解除,但有一些老頑固總會選擇玉石俱焚,此外下一步的清理戰斗里必定會遇到殘破陣法,陷阱和狙擊。

這種戰場里最需要的是什么?

當然是炮灰。

老奶奶太需要漢武從的這份禮物了。有了這些炮灰,漢東兩家的子弟損失將會大大減少,如此老奶奶作為漢東兩家輩份最高的存在將能保存顏面。

可保存這點顏面得付出靈魂拷問的代價。

八百換八百。

結果還是得損失八百。

其實還不是八百。

老奶奶帶著隊伍來到大陣外,竟是漢昌宇親自送禮物過來,小子輕快地移上來:“重重重孫兒漢昌宇見過太祖奶奶。太祖奶奶,爹說這份禮物太過貴重,一定要我親自押送過來。對了,爹還讓我特別轉告您,這份禮物沒有副作用。”

老奶奶從小就不喜歡漢昌宇,這小子和他爹差得遠,和老祖差得遠,和太祖爺爺就差得更遠:“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

漢昌宇:“太祖奶奶,要不我先幫您調教下,順便送他們過去?”

老奶奶:“讓他們下來吧,后面的事我自己處理。你快點回去,你總管著與顏家的戰事可耽擱不得,否則你爹可不會輕饒你。”

戰舟打開,左一飛他們驚詫不已。

八百七十五個修士!并且金丹高手有一百十七個,這么強的戰力要滅什么不行。

老奶奶卻是超級不滿。

士氣太低了!

這八百七十五個修士全都帶著一根腹鏈一根心鏈一根脖鏈。這是漢東兩家收拾低級奴仆的標準手段,并且漢昌宇為了押送安全把三根鏈子收得很緊,幾乎要殺死這些修士了。

但鏈子還只是小事,更關鍵的是靈魂。

所有奴仆垂頭喪氣,一些遭受過折磨,一些壓制著憤怒卻沒法釋放出來,大多數是逆來順受徹底認命的形象。這種士氣和精神狀況,在戰場里都是被屠殺的貨。

如此,八百只能換兩百。

虧了六百。

望著漢昌宇的戰舟飛走,老奶奶再次搖頭:“真會給老奶奶惹事啊。”

不過老奶奶隨后看向左一飛他們突然笑起來:“只能委屈你們了。”

小巧陣盤被激活,老奶奶緩緩松開奴仆們的腹鏈、心鏈和脖鏈。超級難受的奴仆們這才微微緩過氣來,只是那士氣半點不見長,相反更低沉了。

這種東西,怎么當炮灰吶。

“咳!”老奶奶咳嗽了一聲開始布局,“你們有誰想要離開?”

希望的火種永遠最具有威力,幾乎所有奴隸都抬起了頭,但大部分很快就低了下去。誰都知道這絲火種永遠不會燃燒起來。

“看來,你們連表達真實想法的勇氣都沒有了。當然,我知道你們不相信我,因為你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誰。”

淡淡的好奇讓眾多奴仆悄然抬起頭打量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现在我可以为你制作一个属于你自己的火焰旗帜。“这个何炅在开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表现得非常轻松好像在旁人看来,他们两个就如同熟知的老友,一般根本不像一个萍水相逢的人。

虽然说放在秦辉已经清楚的感受到这旗帜之上所传出来的那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但是尽管如此的话,秦辉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何炅还是抱有很大的防备心,毕竟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像她如此好的人,能够免费帮自己制作旗帜。

“不好意思,......

这种事他以前并不是没有做过,:老僧虽然久绝世事,但能见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娘娘腔删掉的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唐飞盗

纵马昆仑

大唐飞盗

我吃肉夹馍

大唐飞盗

暗黑茄子

大唐飞盗

就叫小新

大唐飞盗

千岁山

大唐飞盗

我是唐僧我不骑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