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凛下》。

没有内心认同感的早,真的有意人的头垂得更低。杆儿赵赵正我凛下

忠義軍上下注視著如潮金兵涌來的時候,蕭懷忠也在對面山頭上策馬而立,注視著前方這座環形大山。

從山頭望去,對面山崖高聳,盤旋如巨龍一般蔓延往暮色沉沉之處。下方壁立千仞,大峽谷深邃不見底,恰好環繞對面山崖,形成一道那块星辰陨石,变得光芒明耀,他眯眼一看,注意到离他们最近的一截“若寻神树”枝干,内部飞逝的奇妙流光,居然变得断断续续,似被众多看不见的刀刃截断,无法自如转动。

“血脉,星查!”

会其怒,不敢献。公为我献之。说:“他从小残废,性情或许偏

“话不能这么说,再回楼终究是外来的,怎么能和三爷比呢,还要过手腕,这不是异想天开吗?还是他们嫌自己命长?”苟日新还是不理解她说的话。

赵兮雪接着说道:“我听小翠跟我讲的是,他那个相好的是从京城那边过来的,据说再回楼的掌柜就是京城里的人,好像还是条过江龙,你说的那些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兮雪见苟日新眯着眼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狗哥,我觉得我们的机会来了!”

苟日新心中一秉,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赵兮雪见此,还以为是对方怕了,不敢了,顿时坐起身,原本身上盖着的锦被从她的肩部滑落,这些她都视而不见,对着床头上的苟日新怒视道。

“苟日新,你是不是怂了?不敢了?害怕了?”

“难道你要老娘跟你躲一辈子吗?老娘能躲,但是我不想让老娘的孩子也见不得光!”

赵兮雪的这句话如同警钟一般响在苟日新的耳边,苟日新脸色大变,随即惊喜的看向赵兮雪的腹部,但仍是不敢相信的望着那里,似是在自言自语。

“你……有了?”

见苟日新这幅模样,赵兮雪的心中稍稍得到一丝慰藉,点头说道:“已经有两个月了,前几天刚查出来。”

苟日新赶紧将赵兮雪揽入怀中,将被子给她盖好,小心的说道:“盖好被子,可别着凉,现在你可金贵着呢。”

随即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谁给你号的脉?”

赵兮雪知道他的意思,语气随即软了下来,“你放心,人我已经处理了。”

但紧接着脾气一下子又上来,将苟日新伸过来的胳膊扒拉开,娇呵一声,“苟日新,你不用跟老娘来这套,这些年我跟你再怎么见不得光也无所谓,可我不想孩子也跟老娘一样你明白吗?”

随即是觉得她自己觉的语气有些恶劣了,将头转过去,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这才劝慰道:“这次我真的觉得是个好机会,咱们要是再不抓住,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苟日新搂着赵兮雪,思索着说道,“你容我先想想。”

赵兮雪再次挣脱开,“还想什么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苟日新没有接话,低头思索了良久,终究下定决心道:“先派几个人跟着去看看。”

“好”,听苟日新这么说,赵兮雪知道自己的男人这是已经下定决定了,于是她赶紧下楼去安排人盯着。

“你小心些。”

赵兮雪将他的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不一会儿的工夫,赵兮雪回来了,“都安排好了。”

听赵兮雪这么说,苟日新仿佛放下了什么大事,看着缓缓走来的人儿心中一动,将赵兮雪一把揽入被窝。

“哎呀!讨厌~”

片刻的工夫,屋内春光乍泄,一股糜旎的风情充满整个房间,可惜这一切都被角落里的王文山看个正着。

待他们性起,王文山悄悄的退了出来,循到赵兮雪刚才去过的屋子里,静静地等待着里面的人离开。

另一间屋内,那个叫小翠的女人和他相好在一番恩爱之后,忍不住的将一双玉臂缠在对方的脖子上,口中吐气如兰,娇滴滴的央求着对方,让他带自己去山上看看。

“爱郎,人家好想去山上看看,你就带着人家嘛~”

“哪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些不干净的东西。”

“人家就是因为没有看过,所以才好奇的呀,听说那东西赚钱的紧,你就带人家去看看嘛~”

小翠在对方的怀里七扭八扭的,缩在被里不知道在里面鼓捣着什么,不一会儿的工夫,再回楼的那小厮便气喘如牛。

“你再弄可就是玩火喽?”

“嘿嘿,玩火就玩火,人家就是你的灭火队员,专治你的火气……”

那小厮见小翠如此说话,顿时一个翻身将其压在身下,嘴角带着一丝邪魅,“这可是你自找的。”

“嗯哼~”

千钧一发之际,小翠挡住了小厮的进攻,笑吟吟的说道:“爱郎,咱们去哪里欢好不好吗?我听楼里的老人说,那个东西的香气可以助兴呢。”

小翠的纤纤玉指在小厮的胸口划过,撩拨的小厮浴火难烧,“好,就依你。”

小翠一听赶紧伺候对方下床,“加印哥,你对我可真好。”

那个叫加印的小厮对着小翠说,“我可以带你过去,但是你只能看,不能摸,而且不能带走。这玩意儿能要人命,沾染不得半分。”

“知道了知道了,人家都依你还不行吗?快点走啊~”

随着小翠跟加印携手下了楼,因为赵兮雪事先打过招呼,所以没有人阻拦,王文山也不急着走,直到小翠和加印两人走远,从楼里才走出一个醉梦楼的小厮吊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

而王文山在醉梦楼的小厮跟出去后,一直悄悄的缀在其身后,如影随形,正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直到了青山深处。

青山,这还娜再次下逐客令。

“戴维斯小姐貌似对我成见很大。”凤盈轻笑。

“不是对你,是对你们。你,你的同伴,你的老板。”绮娜直视着她,唇角掀起丝丝笑容,“我说她是你老板,不知道说错了没有。”

对视了半分钟,凤盈笑着说:“你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绮娜捋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慵懒地说:“你也不简单。”

“对我也好,对我们也罢,总之戴维斯小姐是有成见的。不过这不重要,我只是来传话的。”凤盈不在意地一笑,转身离开,“戴维斯小姐,明天见。”

绮娜不言,静静地看着女子离开。

女子走后,莫凯泽看向绮娜:“学姐,你昨天还说想和那位彡小姐交朋友,今天就这么对待人家的助理,态度是不是改变太快了?”

“你现在对那位彡小姐的怀疑比我更多。”瞥了他一眼,绮娜转过身去,继续俯视下方,“下次试探我,不要把怀疑挂到脸上。”

“被教育了吧。”宋峰拍了拍表情僵住的莫凯泽,解释说,“今早刚得到消息,那位彡小姐的舞团是天堂蝶组,刚才那位助理兼舞团队长凤盈,就是蝶组组长凤鸣颖。”

“天堂!”莫凯泽瞳孔一缩,对于这个国际犯罪组织他自然不会忘记。

“今天的收获不小,原本只有五成可能,现在……七成了。”绮娜提醒莫凯泽,“主动变被动,明晚的舞会你自己小心。”

莫凯泽点了点头。

“你们知道姐刚才做了什么?”以辰一脸夸张地走过来。

“你自称……姐?”宋峰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以辰摇头:“不是我,是你那位罗伯特副队,我发现她战争女帝的称呼真不是白来的。”

“宝贝她做什么了?”绮娜问。

“刚才我和姐一起坐电梯,电梯里有一个男的盯着姐看,还出言调戏。”以辰坐到凤盈刚才坐的椅子上。

“然后呢?”

“然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姐把那男的揍了。”以辰乱挥舞手。

“还没完。”绮娜扬了下手,意思让他继续说。

莫凯泽疑惑:“没完?”

宋峰拍了拍他:“你不了解姐的性格。”

“我也以为结束了,谁知道这才刚开始。”以辰说,“到了楼层,姐就一脚把我踢出电梯了。”

“学姐呢?”莫凯泽问。

“当然还留在电梯里。”以辰不禁吞咽口水,心有余悸,“我一直看着楼层显示器,姐把那男的硬生生从底层揍到顶层,又从顶层揍到了底层。”

“那家伙胆子真够大的,偷瞄几眼也就算了,居然敢调戏姐。要是让他知道姐的格斗水平,给他几个胆他也不敢。”宋峰说。

总统套房,身材高挑的女孩静站在阳台前,青色面纱遮住了精美的容颜,只留下一双清冷的眼睛露在外面。

凤盈来到阳台,看着女孩的背影,恭敬地说:“七主,他们果然发现蝶组的身份了。”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让你去。”女孩望着夜空,“既然被发现了,那就索性坦荡一点。”

“可他们是如何发现的?蝶组的资料都删除了。”凤盈不解,“难道是沃泰报社有人泄密?他们这么做可是自砸招牌。”

“他们不会这么做,也没胆子这么做。”

“那新秀俱乐部是怎么知道的?”

女孩背对女子,缓缓地说:“当然是我告诉他们的。”

凤盈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和疑惑:“七主这么做是为什么?”

“因为……我本来就想让他们知道。”女孩回过头来,一股强横的威压自体内涌出,充斥整个阳台,“你很喜欢问为什么吗?”

被强大的气势逼退数步,凤盈急忙半跪在地,娇艳的脸上满是掩盖不住的惊慌之色:“属下知错,属下再也不敢了。”

绕过女子,女孩走进套房:“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是。”凤盈应道。

不知何时,她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女孩的话没有附带任何后果,但正是这样才令她害怕。这说明在女孩心中,她的价值依旧可有可无。

安静的走廊,打发了以辰,凡妮莎一边走一边拍着手上的尘。收拾完出言调戏的男子,她玩的兴致也没了,此时正准备回房间。

“姐。”阿斯琉克从后面跑了过来,“刚查了完颜臻儿的航班,她的确离开新加坡,飞往中国了。”

“中国哪里?”

“上海。”

“知道了。”凡妮莎说,昨晚实际是她和绮娜让莫凯泽劝完颜臻儿不要参加舞会的。

从这几天的旅游来看,她自然能发现莫凯泽与完颜臻儿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寻常,莫凯泽明显很在乎完颜臻儿。

若完颜臻儿参加舞会的话,难保莫凯泽不会分心。

之所以查完颜臻儿的航班,也是顺便再验证一次路璇当初的猜测。

如今看来,她们确实多疑了。

不足听耶!非若是也,则臣之志,愿少赐游观他的确一向很少出手.要解决困难时.他使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凛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地星海卷

橙子澄澄

天地星海卷

阿菩

天地星海卷

残酒半盏

天地星海卷

会跑的五花肉

天地星海卷

绝人

天地星海卷

执笔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