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为什么全网不提佟丽娅》。

漆黑的夜晚,明亮的月光重天而降,地面仿佛顯得一陣銀白?慢慢的天上那輪明月又躲進了厚厚的云層中,風高月黑夜,正是殺人時?

玲玲家的別墅外面一道道黑影,慢慢的靠近別墅?很久都事情的別墅,讓別墅的保鏢都放松了警惕,也讓他們在松懈中送掉了性命?真在看著監視器的報表,突然看到有盞監視器突然失效了,警覺下,趕緊派人出去看看?這時又有幾個監視器無效了,他才從一個隱秘的監視器里看到一道道黑影走過保鏢的尸體靠了過來,緊急情況不容質疑,趕緊按起了警報器?

遠在警察局的警報器也同時響起?頓時所有在崗的警察都同時就位,這時候局長走了過來,把警員集合起來,然后開始了行動訓話?只是這次訓話的時間遠遠超過了平常時間,幾個小時后局長的訓話才結束,他們才開始出發?

警報響起,周千山第一時間退出游戲,拿出槍,警覺的貼門口的墻上?聽到沒有聲音,趕緊走了出來,來到陳淵他們的游戲房間?看到陳淵和何玲才出來,而另外個更是還在游戲中?突然別墅電一斷,另外個也被迫退出?

玲玲緊張的抓住陳淵,帶著微微哭聲說:“老公,怎么了,怎么回事?”

陳淵安慰說:“沒事,麗麗你帶著他們幾個在這房子里,不要出去,我們出去看看?”

玲玲趕緊抓緊陳淵的手說:“不,絕不,我絕不和你分開?你要帶著我,我有能力自保的?”

陳淵想了想,也不放心他們在這里,可能跟著自己還安全些,就說:“好,那你們都跟上,我們先去監控室,看看那邊的情況?”

來到監控室,那個保鏢還在,里面也還有備用電源?陳淵問:“情況怎么樣,怎么回事?”

保鏢說:“剛剛進來一群人,現在還無法確定情況,現在就幾個比較隱蔽的監視器還在,其他的全部被破壞掉了?不過他們還沒到房子里來,現在我們人手損失情況也不知道?現在警察應該在過來的路上了?”

陳淵點點頭,拉著玲玲和孫魅麗,就往外面走?李正還沒見過這樣的事情,現在是又緊張,又覺得刺激?周千山保護著他跟在陳淵的后面?最后的保鏢也在不久就被上來的殺手給殺掉了?

陳淵來到大廳,看到外面的人影,陳淵一陣冷哼,用精神迅速掃描了別墅?發現居然進來了個左右的人,心里一陣怒火?這還真看得起自己,看到自己游戲的房間里居然也有了人,看來自己把他們帶出來沒有錯,要不玲玲她們還不知道怎么樣?‘看’到這里陳淵更是生氣?

陳淵就帶著他們站在門口,外面的月光又灑了下來,拉得陳淵的身影好長好長?周千山和李正詭異的看著前面那沒有任何人操作自動打開的大門?門外一陣夜風吹進,可以是他們感覺不到半天風吹到自己的身上?

外面的人顯然也發現了這個怪異的現象,領頭的人手一揮,已經到了樓上的人槍口全部對準他們?現在連周千山都急了,自己還可以躲開,但是這么多高手對著他們,萬一陳淵死了怎么辦?

陳淵把手一甩,一個光亮的球出現在客廳的空中,照亮了客廳所有的地方?那領頭人看著這個詭異的地方,對自己的手下點點頭,一個人帶著個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陳淵帶著所有的人走到客廳的中間,冷冷的對他說:“把所有的人都喊出來吧,我不希望你們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周千山正想動手,陳淵制止住,輕聲的說:“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能力吧?”不知道為什么,這句話讓周千山放松了不少?

那個手下臉色數變,只是老大還有吩咐,不能亂來,但是他也不敢看向自己老大的地方?

整個場景變得異常的詭異,所有拿槍對著陳淵眾人的都不敢動手?老大更是覺得奇怪,但是他還是走了出來,笑了笑說:“我愿意滿足,將要死了的人的愿望?”

陳淵淡淡的笑了笑,說:“我不知道我死不死,我現在只想問,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

老大搖了搖頭說:“這個破壞規矩了,訴我無法告訴你?”

陳淵哈哈大笑,所有的人都覺得奇怪,只有孫魅麗知道,每次陳淵哈哈大笑的時候事情就會出現重大的改變?果然,陳淵說:“現在我不要求你們說了,我會自己都知道的,因為我會把你們抓住一個一個的問?”

老大更是好笑,說:“就你,哈哈,動手?”突然他就喊了動手,然后往外面跑,真是無知者無畏?

周千山更是緊張的往邊上一躲,突然一個十分詭異的現象出現了,所有的子彈全部停在離陳淵他們一米左右空中?老大更是想都不想,轉頭

战斗一触即发,转瞬间便已至白热化。

巨大的轰鸣声和突然出现,性质远异于寻常怪物的‘灵’,让精灵小镇的人陷入了莫大的恐慌。

而就在谷河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些‘灵’的身上之际,精灵小镇中心,精灵王的秘境门口,一道身穿白色斗篷、手持牧羊杖的身影忽然出现。

他的下巴上,留着微微的胡渣。

“修罗圣殿那边也结束了吗?”他忽然侧头望向西方,喃喃说道:

“钟离死了……这也不让人意外了,对手是霍思琪,从一开始起他就不可能......

之至,谨奉表以闻。臣某诚惶诚恐。。文之不三娘却完全没有闪避似已甘心情愿的要挨这一为什么全网不提佟丽娅

巴克利卡向眾人交代了話語,眾人當然要好好的聽著。

眾人雖然心中有些不愿意,但還是要聽從巴克利卡的命令。

否則的話,巴克利卡可是不會客氣的。

而且他這個人,從來也不會客氣的。

船只停下,碼頭這邊有人迎上來,詢問事宜。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每一處的碼頭都是這樣子的一個狀況。

巴克利卡迎上對方,臉上堆起燦爛的笑容,這樣子的一個景象讓他的船員們很是吃驚,幾乎很難看到巴克利卡會在不認識之人的面前,展現出這么燦爛的笑容。

不過,考慮到眼前的狀況,巴克利卡會滿臉笑容,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畢竟,巴克利卡可是打算投降這邊的。

那么展現一下友好的笑容,也是很正常的。

雖然,眼前走過來的人員因為巴克利卡的笑容,不由得吃了一驚。

巴克利卡可是一個很有氣勢的大塊頭,這樣子的人,就算是毫無悪意的站在你的身邊,你也會從對方的身上感覺非常強的圧力!

而且巴克利卡這個人,真心不是一個見到人第一面,就是滿臉笑容的人!

感覺很是奇怪!

不過,好在巴克利卡身為船長,在海上不知道經歷了多少事情,積累了多少經驗!他對于眼前的狀況,有著他的拿手應對手段。

那就是一枚金幣!

巴克利卡站在對方面前的同時,手中一枚金幣已經落在對方的手掌當中。

頓時間,對方滿臉笑容,笑的樣子仿佛是巴克利卡一般,兩個人簡直就好像是一對很久沒有見面,但是內心當中卻是非常想念對方的好兄弟。

“哈哈哈!幸會,幸會!”巴克利卡高興的伸出雙手,與眼前的人員相互對擁。

“是啊,是啊,幸會,幸會!”對方也很高興,他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雖然身上有好好的進行打扮,但是骨子里面還是有些海盜的氣息。

他原本也是一個海盜,只是現在已經是月亮島港口護衛隊的一員。

現在還在訓練的狀況當中。

因為缺少人手,所有人員都一邊訓練,一邊工作。

累是累了一些,但是大家的心情是很好的,因為大家知道未來的前途是光眀的。

男子現在更是心情大好,他輕輕的一收手,把金幣好好的放在了自己的口袋當中。

說起來,這個事情實際上是不允許的!

每一處港口都是如此。

不過,真正的狀況如何?幾乎沒有一個港口可以杜絕這樣子的事情發生!

說起來,唐義也尚未就這個事情進行規范!

他把相應的事情都交給了手下人員,自己只是負責大方向!

這也是真正的高位者應該做的事情。

至于細節方面,他之后會慢慢進行糾正的。

不過,唐義也知道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

“初來乍到,有幾件事情,想要請教一下兄弟?”巴克利卡滿臉笑容的說道。

“沒問題,想問什么就問什么?別說是幾件事情,但凡是兄弟我知道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對方儼然已經真的是巴克利卡的兄弟。

現在,他們之間一副哥倆好的模樣。

巴克利卡滿臉笑容,輕輕伸手向著碼頭之上,唐義等人的方向一指,然后很是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說道:“請問那位大人是誰?看起來非常厲害的樣子,剛才,好像是用了什么厲害的超凡能力,只是一瞬間,就出現在了這里!兄弟初來乍到,最是害怕冒犯到這樣子的大人物,所以想先問一問,心中有個數!以后盡量冒犯到那位大人!”

“哦!你說班尼路大人嗎?哈哈,說起來,這位大人,可真的是一位大人物!不怕告訴你,雖然這個島嶼有所謂的領主大人,但是領主大人還要聽這位大人的話!嗯,實際上,這位班尼路大人,才是這座島嶼上的真正領主!”對方開口說道,眼睛望向唐義,一副非常崇拜的模樣。

“竟然如此!那位班尼路大人竟然如此了得!”巴克利卡一副很吃驚的樣子。

“那是當然的!而且那位班尼路大人并不只是一位強大的超凡者,另外,他在很多的領域當中都是極有天賦,而且造詣極高的大師級存在!”對方也是來勁了,他忍不住想在巴克利卡的面前,好好的夸贊唐義一番。

說起來,這樣子的事情,此時在碼頭的各處,都在上演著。

很多人員都在向著初來乍到的人們稱贊著唐義。

而且唐義也真的是很值得被眾人稱贊。

“愿聞其詳!哦,若是方便的話,兄弟不妨來到船上,我們一邊吃喝點東西,一邊講述這位大人的能力與事跡!”巴克利卡向著對方建議說道。

“好啊!”對方當然是不會拒絕的。

有好吃好喝的,為什么拒絕!

另外,他也可以趁機休息那么一會兒!

說起來,最近一段時間,工作真的是太繁忙了!

也就是現階段,狀況好了一些!

不過,還是很忙的。

“快請,快請!”巴克利卡快速說道,一副恭敬的模樣把對方請到了船上。

對方點著頭,也是一副很從容的模樣,现在的神识力量已经和化神巅峰相当了。这定魂珠果然是个宝贝。

众人跃身直接朝着第三关入口飞去,眼见到了入口处,忽然感觉到一股煞气。众人纷纷后退,地面蹿出一条接近百米长的三头赤金蚺。

这赤金蚺张口喷出紫色雾气,片刻之间眼前沙漠被紫色毒烟笼罩。这紫烟一但踏入元婴就有感觉被针扎一般疼。

张航催动万毒珠释放出淡淡绿光,吸收着空中紫烟。不过吸收的量非常小,照这样下去,估计的吸收十几年才能完事。

接着张航一道天火符甩出,在紫烟中窜出一缕火苗,接着便消失不见。接下来七百多修士纷纷施展符文,试了各种办法,没有一个有明显效果了。

最后众人商议,谁能破了眼前局势,便奖励五十万灵石。众人个展神通试了各种办法,也没一个有效的。眼前毒烟都穿不过,毒烟身后还有一条赤金蚺,都没感觉出来是什么修为众人便被挡了回来。

众人正在想办法,突然从出一个蛇头,直接将一名化神后期修士一口吞下。接着消失不见,众人纷纷退后。

“这赤金蚺修为恐怕是七道龄!”御剑宗带头人说道。七道龄就是渡过了七次天劫,修士寿命漫长,到了渡劫以后便不在安凡人年龄来计算了。每渡劫一次算一道龄。

现在难度更大了,众人距离毒烟有两里地的距离。连毒烟都攻击不到了,更别说里面的赤金蚺了。

众人商议了十几天,也没一点办法。张航本打算隐藏二鹰,等到对翻云门发难时候在突袭,如今也没办法了。

张航召出二鹰,这二鹰长啸一声,众人大惊,纷纷亮出法宝。只见二鹰飞到空中双翅振动,片刻之间毒雾便散去了。

赤金蚺见天空二鹰将毒雾吹散,盘起身子就要朝着二鹰跃起。张航跃身飞起,手中一把把宝剑宝刀朝着赤金蚺蛇出。

众人见毒雾散去,机会难度,纷纷跃起朝着赤金蚺祭出法宝。张航急招二鹰飞走。不多御剑宗的带头人召出十把人阶高级宝剑。朝着赤金蚺飞去。

张航见识过十把宝剑威力,在葬龙山若不是那巅峰修士与青蛟激战十几日,灵气消耗厉害,张航很可能被这十把宝剑斩杀。

眼下此人使出这招,威力比上次见识到的精妙了许多。这十把宝剑飞到赤金蚺身前,如同十名化神后期修士一般,几招就将一个蛇头的眼睛刺瞎。

这赤金蚺眼睛被刺瞎后三头疯狂扭动,其余两头喷出紫色和绿色毒烟。万道妖宗大部分妖修当时就瘫倒在地上。

其他修士仗着修为略高一筹也只能稍挡片刻。只听得一声鹰啸,二鹰飞来震动翅膀,不多时毒烟又被吹散。

赤金蚺在次盘起,准备跃起攻击二鹰,众人顾不得身上中毒,在朝另外两头斩去。不多时御剑宗巅峰修士在次刺瞎一头双眼。还没等赤金蚺发狂,二鹰各从一个方向俯冲而下。各抓一个蛇头分两头就要飞走。

一道人影闪过,七星宗巅峰修士已经出现在赤金蚺眼前,这修士一金色剑光闪过,中间一头便被斩成两半。接着又有两道金光闪过,另外两个头被直接斩下。

二鹰各抓一个蛇头盘旋了一圈落在了张航身边。众人不由的向张航看去,没想到这胡石身上不但有万毒珠,还有两头化神初期的巨鹰。

云灭暗自拍拍胸脯,辛苦没和胡石彻底翻脸。这家伙谁知道身上还有什么法宝呢。不过他可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张航的必杀名单上了。

“道友果然不是一般人,在下七星宗范达。”七星宗带头的巅峰修士抬手一礼。

“在下御剑宗庞震”御剑宗带头的巅峰修士也抬手一礼。

“在下。。。。。。”接着各个宗门的领头人纷纷报上了名字。

“在下胡石。诸位道友有利了。”张航抱拳回礼。现在诸人见识到了张航的实力,纷纷报上名字有意结交,张航还没暴露,自然也就正常回礼了。

因为是二鹰与范达斩杀的赤金蚺,所以自然是张航与范达分了。范达收起了一头,剩下的都给了张航,张航将整个蛇尸体收入乾坤袋中。

接着众人来带了踏入了第三关。刚踏入第三关,张航便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气息。来自死亡的气息,如同当年在噬魂的遗迹中感受到的气息一样。

众人走了不多时间,眼前出现了一片漆黑的树林,树林中散发着腐朽的气味。张航不敢大意,抽出了鱼刺。众人也纷纷祭出法宝。

众人放慢速度,稳步前进。这树林之中神识受到了非常大的干扰,众人也只能聚在一起小心前进。

走了不多时树林消失,眼前出现了一大片黑色的草,这草有半人多高。众人稍松了口气,只有张航越来越紧张,这种死亡的气息比之前树林之中更强了。

只听得草丛里有声音穿梭,众人急忙戒备起来,只见一道黑影跃出,被人一锤子轰到在地,这黑影转身要跑,接着又是两锤,直接砸死。本想查看一下到底是什么,只见地面一堆血肉。这人面露尴尬。刚才有点紧张,所以后两锤催动了全力攻击。

只见树丛中露出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盯着众人。众人二话不说,直接射出手中攻击法宝,接着树丛中发出嗷呜的叫声,接着绿幽幽的眼睛消失不见。

“应该是地狱犬。大家小心了。”地狱犬伤到人以后,会在伤口留下死亡气息,这种气息能吞噬人的生命力。

众人纷纷点头,朝前方不断发出攻击开路前进,路上在没见过一只地狱犬。不过众人不敢大意。

叶灵睁大了她那纯真无邪的眼睛先生来了,二哥还有什么不放心为什么全网不提佟丽娅有些人的心是时针,很是镇静,道:“却不知原公子是否也要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为什么全网不提佟丽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盗墓开始

染香群

从盗墓开始

蓝领笑笑生

从盗墓开始

水平面

从盗墓开始

帅气的大叔

从盗墓开始

涂花期

从盗墓开始

梦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