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捣拾和捯饬》。

风四娘叹了口气,忽然发现了一天顺初,两广贼愈炽,诸将多滥捣拾和捯饬

羅城正在靜坐調息,趙無痕在一般喝茶道:“別練了,來品一品無暇采來的云霧茶。”

羅城正起身來到茶臺旁坐下道:“師兄為何只要我靜坐,而不要我打坐修煉內功?”

趙無痕道:“你可知九陰神功并非我的根基內功,九陰真氣也非我的根基內息。天下高手皆以為修煉內力即可傷敵,于是苦練內功,或是冒險傳功,但是他們都不知道苦修內功內息不穩只能事倍功半,冒險傳功大為杜撰,即使真有也只會害人害己,被傳之人如內息不穩,不修內外高深武學,接收的內力也會迅速流失,甚至還會降低壽命,所以我當初不自量力,九陰還未大成就貿然救人以至于內力盡失,師父為了讓我快速恢復卻沒有將傳我內力,而是耗盡內力修復我的自然神功根基,也正是因為傳我內力的話我自己身體也會受到損害。我如今讓你不打坐只靜坐是要讓你心法修煉提升,鍛煉吐納之術,如此一來,你修煉內功事半功倍。只可惜師父只教你外功,卻沒教你高深內功,還好你修煉不高,不然可能會有性命之憂!所以江湖高手在年輕之時天天寧神靜氣打坐吐納也是為了日后修煉內功快速,但是少有人知靜坐吐納雖然不如打坐吐納快速,但是卻會更加穩定,達到相當穩定再修煉起內功也會大大加快,并且打坐吐納若是遇上高深內功也會更加緩慢甚至難以修煉,而靜坐吐納穩定下來后不僅可以修煉高深內功,而且內力在之后的提升速度大大增加!更能隨心所欲的催動內功發出內力。”

羅城正跪下道:“多謝師兄教授師弟正確修煉之法!”趙無痕道:“這沒什么,說起來也是師父的問題,但是天下高深的內功那么少,能夠天生內力不低、修煉吐納快速的人更是不多,師父全身心投入到我的修煉上,對你自然只教一招半式以求強身健體和自保之用。”頓了頓又暗自說道:“但愿你不會恨師父。”

羅城正道:“沒想到武道之路竟然要注意如此之多。”

趙無痕道:“你繼續靜坐吐納吧!”

羅城正修煉百日后,趙無痕走來道:“師弟,這些日子辛苦了。”羅城正起身道:“這些日子是師哥指導我,師哥才是辛苦。”

趙無痕道:“別推辭了,你現在可以修煉九陰二層。”羅城正猶豫道:“這...不瞞師兄,第二章我有三句不懂。”趙無痕笑道:“真是沒辦法,我來教你。”

趙無痕跟羅城正一一講解,羅城正幡然醒悟,趙無痕道:“你《九陰真經》還有哪些不明白的,我都給你解釋。”

羅城正跪下道:“多謝師兄!”

趙無痕道:“別跪下謝我,把回馬槍的后面那一半槍法來謝我,可好?”

羅城正也知道趙無痕喜歡回馬槍,何況師兄對自己毫無保留,于是道:“即使師兄想,我現在就

虽然杨磐决定要插一手,但是在行动之前还是要先了解一下情况。

走上前去,杨磐一把将站在黑袍女人一方最后面的豺狼人厨师拽到了跟前。

“是谁偷袭我,我生吃了,额,客,客人你吃饱了吗,要来电生肉片吗。”

眼看拽住自己的杨磐,已经举起手中的砍刀,一脸怒容,正要发作的豺狼人立刻变成了一副谄媚嘴脸,手中的刀也直接掉在了地上。

本来正在对峙的双方,听到这边有动静,立刻将目光看了过来。

见此情况,杨磐沉吟了一会,然后举起右手......

,又走匡凝弟匡明,功为多,拜山南么会杀人?张果老道,现在他虽然还

接下来,韩度又在老黄的带领下看了纸浆的制作过程,以及如何从纸浆里面将纤维物给捞起来,最后压成钞纸的。

整个过程和韩度所了解的区别不大。

就是在发酵原料的时候有些区别,装原料的大坑不是韩度想的那样。只是一个在地上挖出来的土坑,泡发原料的时候,泥土一样被溶解在水里,导致后面的纸浆发黄,制作出来的纸也是发黄。

韩度伸手扯下钞纸的一角,在手里揉碎,明显的能够看见淡黄的尘土出现在指尖,这是泥浆渗透进纤维里面的表现。

这样以来,泥土就相当于是一种杂质,大大降低了钞纸的品质。

但是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技术能够将泥土从纸浆里面分离出来。

韩度也没有这样的技术,但是他可以提前杜绝泥土发泡到纸浆中。在后世,这很好解决,修建几个水泥坑就是。

但是在这个时代却根本解决不了,也许有人说可以用石缸。可是别忘了,石缸太小,给老百姓装点生活用水还可以。想要凿出像房子大小的石缸,在此时更本就是天方夜谭,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想要造出好的钞纸,自己得先把水泥给造出来才行。”韩度心道。

接下来韩度又去印钞局看了一遍,和想象的差不多。只是印制宝钞的印版只是用一种坚硬的木料雕刻出来的,上面的花纹和字迹都粗陋不堪,根本达不到韩度心目中的那种精密印刷。

倒是印刷用的墨不错,上等的松烟墨。

看来自己想要印制出理想的纸币,这印钞工艺也是需要极大的改进。

看完了钞纸、印钞二局,韩度带着熊莳回到了宝钞提举司。邹着眉头,打发走了熊莳之后,韩度便准备觐见老朱。

来到洪武门外,由于现在已经不是早朝的时间,所以哪怕是韩度身穿官服,但是他一样必须先行通报,等得到允许之后,才能进入皇城。

当然,如果是六部的尚书以及左右侍郎的话,倒是可以直接进去,因为他们都是在皇城里面办公。

等当值的洪武门守将,对韩度验明正身之后,便将他放入皇城。

韩度一路直行,来到奉天门外,在这里向守卫表达了直接觐见陛下的愿望之后,便在门外等候。

如果是在洪武初年,这奉天门外会站满了等候老朱召见的大臣。但是现在这里确实空空荡荡,也就韩度一个人在此等候。

因为去年的时候,老朱以图谋不轨之名诛杀丞相胡惟庸,屠灭三族,连坐其党羽,到现在为止,其党羽都还在不断的侦办当中。

如此一来,自然百官惶惶不安,生怕被老朱记起来自己的名字,将自己当作是胡惟庸的党羽给一并处决了,那里还会跑到老朱面前来自找麻烦?

奉天殿内。

老朱正端坐在御案上面,奋笔疾书。

身旁伺候的老太监,见殿门外面忽然来了一个小太监在躬身等候,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埋头批阅奏疏的老朱,没有打扰皇帝,老太监悄无声息的走到殿门外面。

很快,老太监又回来。

见皇帝面色如常,不喜不怒,便上前轻声道:“陛下。”

“何事?”老朱没有回头,声音低沉问道。

“启禀陛下,韩度求见。”

他来干什么?朱元璋心底疑惑,手里笔走龙蛇的御笔不由自主的开始缓慢下来。这才上任第一天就来求见朕,这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朱元璋想到宝钞干系重大,不敢轻忽,便道:“宣。”

“臣韩度,拜见陛下。”

老朱仍然没有放下手里的奏折,时而仔细琢磨,时而落笔朱批,低着头问:“宝钞之事干系重大,这才是你上任第一天,你不去想办法尽快将宝钞给制作出来,跑到朕这里干什么?”

说完,抬头看了韩度一眼,很快又低头把目光放在奏折上。

朱元璋是个重实务的皇帝,说话喜欢直来直去有事说事,最恨的就是那种拐弯抹角半天说不明白的官员。曾经有位官员给老朱上书,结果花团锦簇的说了半天,老朱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气的老朱当场罢免了他的官职。还专门下旨,让百官上奏必须开门见山言之有物。

“启奏陛下,臣此来正是为了尽快制作出宝钞......”

接着,韩度便将匠人的问题像老朱说明。

当然,韩度没有直接将匠人的那些小伎俩给说出来。如果让老朱知道那

李浮尘说完,拎刀便砍了过去,第一个就是剑心,赵长安也攻了上去,虽然相信李浮尘不会吃亏,但这是要杀人,不是较量,也不想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离渊找上了归藏,这两师兄弟的事,谁也不好插手。

杜东庭、圣通和江城则是对上了陈玄正。

简兮、困蒙和雷火风则是找上了帝利。

鹿鸣、无体、无方和澹台天赐则是对上了帝元。

方圆、南枝、呦呦、蓝奚则是在一旁看着,四人一个不杀,三个没有什么太大的战斗力。

半个时辰后,看着使用遁法跑了的......

时间在流逝——上还是不上大学任凭冰清的泪珠,在自己面颊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捣拾和捯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苏菲和僵尸旅

想你的时候

苏菲和僵尸旅

夜九白

苏菲和僵尸旅

三十三层

苏菲和僵尸旅

菲菲木

苏菲和僵尸旅

倾点天下

苏菲和僵尸旅

坏坏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