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丼怎么读》。

"熊倜惊慌地看了他一眼,抽一个人若是缺少了勇气,就好丼怎么读

“我们,继续。”杨磐看着主角二人组,已经调整好状态,就指了指前方的铁门问道。

在看到克里斯和夏娃点头后,他直接端着枪走了上去,现在暴君束缚器即将到手,不用继续担心身体问题,他也感觉轻松了不少,现在只要将克里斯和夏娃俩人顺利送出矿洞他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当他们十分警惕的来到铁门前以后,却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看到的只有一个摇把,应该是用来控制铁门升降的,不过看样子铁门的摇把处需要有人一直控制住。

杨磐见状直接让克里斯先上前摇动把手将大门升了起来,然后自己往身后走去,没一会他拖着两句马基尼的尸体走了过来,将两具尸体直接压在了摇把上,固定住了铁门后,一行人这才快速通过了铁门。

虽然这种摇把控制的铁门在门的两侧一般都有控制开门的开关,但是他们现在所处的可不是什么安全环境,剩下的人在等待其他人开门时受到攻击也是很正常的。

要知道他们可是在一座矿山当中,这其中的矿道九曲十八弯,可不止是他们走过的这一条,谁知道那些偏僻黑暗的矿道里藏着什么生化怪物,所以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就如同杨磐所预料的,在通过了铁门之后不久,前方就出现了隐隐透出亮光的矿洞出口。

“哎呀,终于出来,这个黑咕隆咚的地洞里太压抑了。”眼看即将走出矿道,憋了一路的俊杰忍不住说道,而一旁的克里斯和夏娃也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正当他们想要走出去时,后方的铁门突然关上了,应声看去,几个黑漆漆的矿工马基尼正在将尸体拖到一旁。

“不好,有埋伏,我们快出去。”还没等克里斯做出行动,从矿洞外突然向里边扔进了几个黑乎乎的东西。

当杨磐他们看清投掷过来的是什么东西时,眼角微微一缩,这些被扔进来的黑乎乎的仿佛大号爆竹一样的东西是被点燃的炸药。

在矿山上看见炸药并不奇怪,但在一个后路被截断的狭小矿洞中看到许多被点燃的炸药,是个人都会感觉害怕,不过眼看引线越燃越短,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害怕了。

眼看现在冲出矿洞已经不现实,经验丰富的克里斯直接冲了过去,捡起里的最近的一根炸药朝外面扔了出去,而夏娃和杨磐紧随其后也扔出了两根炸药。

俊杰的反应随快,但速度毕竟有限,所以他也没有自信的去捡地上的炸药,反而是朝着洞内的铁门跑去。

另一边将手边的炸药扔出后,杨磐三人也急速向洞内跑去,不过现在明显有些晚了,虽然扔出几根靠的较近的炸药,但还是有不少四散在周围,而且引线马上就要燃尽了。

眼看即将爆炸,杨磐先是快速运转龙属性能量强化身体,而强化重点就是用来迎接爆炸的后背,然后又开启了自血统活跃后就闪着暗红色光芒的‘野性’天赋。

随着龙属性能量的运转和野性天赋的开启,杨磐感受到了一种狂暴的力量出现在他的体内,在这股力量面前行刑者也只不过是随手可以杀死的杂鱼。

随着身体的双重强化启动,杨磐直接伸手抓住身旁的克里斯和夏娃,然后在二人惊讶的目光中将他们仍向了铁门。

俊杰眼看克里斯和夏娃飞了过来,连忙举起手中的防爆盾挡在身前,只见他身上闪过一道白光,然后浑身的脂肪和肥肉开始抖动起来,这是他的主动技能“肌肉震颤”,这个技能可以通过震荡身体降低所承受攻击的力度,并且还能震荡肌肉攻击敌人,算是不错的攻防一体的技能。

不过俊杰的学习这个技能时出现了技能变异,“肌肉震颤”变成了“肥肉抖动”,失去了攻击敌人的效果這頓毒打,生命要擺在第一位,打不就打了,不打死也不錯。

上飛機的時候洛基基本上渾身粉碎性骨折,被拷在飛機上要多凄慘有多凄慘,不過幸好他的神力很有用可以修復身體的創傷。不過身體的創傷只不過是次要的,心靈的創傷更加嚴重,他的權杖雖然被自己收起來了,但張遠卻時時刻刻的盯著它。

“轟隆隆!”飛機外面電閃雷鳴,張遠感受到龐大的神力在高速接近當中,強大的雷霆引動了自己體內的閃電,一道道電弧從張遠的手中激發出來發出耀眼的白光。這一刻洛基真的怕到了極致,眼前這人武力高就算了,居然跟自己一樣也是個法師,還是該死的雷電。

托爾強行扒開飛機艙門,原劇情中他一錘子打倒了托尼然后帶走了洛基遠走高飛,但這一次他剛打開艙門就看到了一個渾身閃著電光的家伙,接下來一道粗大的閃電正面襲來,下一秒托爾只感到渾身麻痹,接著就從天空中一頭栽了下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就在他即將落地的時候,張遠將他在半空中接住,順帶單手接住了托爾的錘子。若論資格,張遠絕對比美隊夠資格,畢竟他現在也算是擁有神力的了。神拿走神的物品,顯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張遠不需要雷神之錘,這玩意說到底只是一個媒介。

托爾直到最后才醒悟,自己是雷神不是錘神,雷電源自于自己而不是錘子。不過托爾有的非常扯淡的設定,那就是他居然怕電,這就相當于你告訴我語文老師不會寫作文一樣可笑。語文老師怎么可能不會寫作文?同理雷神怎么可能怕電?世界上這么多變種人往往是擅長什么能力就能操控什么力量,但托爾恰恰相反,他的擅長什么能力就被什么力量克制。

拎著被電暈的托爾,張遠再次回到飛機中,關閉艙門后將托爾同樣拷在飛機上。此刻的洛基基本上就恢復了,他抱著頭沒有言語。托爾的強大洛基是非常清楚的,正面剛他就算用陰謀也打不過托爾,但就是這么強大的一神就被張遠輕松收拾了。恐怕洛基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哥哥貴為雷神居然會怕電,這么扯淡的設定是個人估計都想不到。當年張遠看電影的時候看到女武神對雷神使用雷電,本以為是給雷神充電,沒想到結果大大出乎自己的預料,雷神居然怕電,而且是輕輕松松就被電暈過去了。

安全抵達航母的時候,正好托爾醒來了,當他看到自己的弟弟被關在籠子里,當他想要出手救自己弟弟的時候。張遠的手指閃爍著電火花,頓時那種酥麻酸軟的感覺喚醒了托爾的記憶,立刻老老實實的放下心思。不過托爾也是個正義的大金毛,當他知道洛基殺了很多人的時候,立刻與洛基劃清界限,主動承認他們兩個是表親并不是親兄弟。對于托爾的話,張遠只想說“呸”!

這個時候張遠看到了科爾森特工,這是一個真正的好人,好人就不該死的不明不白。張遠走到科爾森的面前,趁他不注意將一顆橡樹種子落在他的口袋里。現在張遠隨身帶著很多顆種子,只要自己的木系魔法發動,它們就可以在一瞬間成為粗大的枝干。

“我不認為可以問出什么有價值的東西。”班納博士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覺得這像是一場聲東擊西,也許巴頓已經來了。”張遠話音剛落,突然轟的一聲爆炸,隨后報警的鈴聲響起。

“我們遭到了襲擊,有一個發動機遭到破壞。”卡特立刻報告情況。

這個時候張遠朝一個冬日戰士點了一下頭,他隨后穿上戰甲飛出去修發動機,而另一名冬日戰士走到外面,他負責阻擊小嘍啰,這里面的就交由張遠來處理。本來就是要放洛基離開的,他不走又該如何打開大門?

就在这时,第五具体飘来了。严里来,只不过想要用一用你的剑

  “如今海狼族六大望族实力相当,对本族【天狼九爪】中的功夫只在族长嫡系一脉之中口述传承,不落笔墨,从不外传,所以千百年来,一直没人可以收集齐【天狼九爪】!”

  说到这里,大舅周伯龙伸出右手,催动秘法,原本只是若隐若现带着一丝金属光泽的右手瞬间变得通体金色,他上前一步,一爪抓向院中的一个用来练功的大铁球,五指犹如刀切豆腐一般轻易插进大铁球中,留下五个恐怖的深洞!

  “看到了吧,这就是【海狼金刚爪】的威力,坚若金刚,穿铁如泥!”

  “卫青你不是周氏嫡系,我暂时不能传你【海狼金刚爪】。但是如果有一天,你能找到其他【天狼九爪】之一的完整功法,可以来找大舅,跟我交换【海狼金刚爪】。”

  “你身上流有海狼族的血脉,现在我就传你【海狼大力心经】和【海狼大力爪】,日后成就如何,就看你本人的造化了。”

  ……

  夜晚七点半,卫青一家开车回到了县城家中,与此同时,还带回了一大堆母亲老家亲戚送的各种礼物。

  弟弟卫云兴奋地打开电视少儿频道,坐等七点五十开播的【武道三国】动画片节目,卫青帮父母整理好各式各样的礼物之后,上楼回到自己房间,反锁房门,开始日常修炼。

  到了十二点,练完收工,卫青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将思维进入脑海系统空间中。

  “提示:宿主学会了【海狼大力心经】。”

  “提示:宿主学会了【海狼大力爪】。”

  【海狼大力心经】一星普通级白色技能(现阶段),成长型血脉内功,当前等级1级,满级未知。

  技能说明:现阶段,每提升1级技能等级,微量增加宿主的海狼族血脉浓度和品质,微量增加宿主的部分属性。(修炼者【天狼族】血脉浓度和品质越高,修炼速度越快,增益效果越好。)

  【海狼大力爪】一星普通级白色技能(现阶段),成长型血脉武技,当前等级1级,满级未知。

  技能说明:现阶段,每提升1级技能等级,微量增加宿主的海狼族攻击力和速度,微量增加宿主的伤害。(修炼者【天狼族】血脉浓度和品质越高,修炼速度越快,增益效果越好。)

  “温馨提示:【天狼族】包含【海狼】、【苍狼】、【鬼狼】、【霜狼】、【金狼】五大种族。”

  看到最后一条温馨提示中出现了【天狼族】的称谓,卫青顿时想起大舅周伯龙提到的【天狼九爪】,看来海狼族中故老相传的【天狼九爪】的神奇传说应该是真的!

  因为据卫青所知,【天狼九爪】目前已经现世了四套爪功,带海狼前缀的三套,带鬼狼前缀的一套,而系统提示中苍狼和鬼狼都是天狼族的五大种族之一,所以卫青大胆地做出猜测——

  “所谓的天狼九爪,很可能是海狼族三套,苍狼族三套,鬼狼、霜狼和金狼这三族各一套,如果有人集齐这所谓的天狼九爪,很可能进化出天狼血脉,从血脉中觉醒天狼族的神功!”

  卫大郎越想越觉得冲出重围。

那些兵士都怯于痕笃的勇武,怕无端丢了性命,尽管东扒里斯不停地大声发令,仍然没有兵士敢冲上前来与痕笃打斗。

痕笃狂笑一声,挥刀冲上前去。

人墙立即裂开一道缝隙。

痕笃夺得一匹战马,向北逃去。

痕笃将经过讲出,阿保机默默无语。

室鲁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有回国,要不然,恐怕难逃此劫。

契丹借道奚国,对奚国本无伤害,没想到竟然给痕笃带来了灭顶之灾。

阿保机唏嘘不已。

阿保机想到,奚霫两国本无冤仇,自己让痕笃打探去诸下落并消灭之,确实欠考虑,显然有些强人所难,太难为痕笃了。

自己本该想到,痕笃逢乱立国,根基本来就浅,当时派几人协助他治理奚国就好了。

眼下,痕笃只身逃离奚国,那东扒里斯肯定已经宣布称王,并拥有了所有奚国大军。

现在再帮痕笃复国,已经不同于上次平叛,而是对奚国的新政权宣战。

奚国山高林密,易守难攻,需从长计议才是。

但是再难,也必须帮助痕笃复国。

从国家角度讲,契丹不能在身边出现一个完全敌对的国家。

再说,要向南发展获取幽州,奚国是主要通道,决不能在契丹和幽州之间,出现一个敌对国。

论私人感情,痕笃是自己的拜过把子兄弟,兄弟有难,自己不能不帮。

阿保机让痕笃歇息,自己急忙派人唤来曷鲁,与曷鲁商议对策。

曷鲁听了阿保机的简单叙述,担心道:“现在的紧要事项,应该速派人到幽州通知敌鲁才是。刘守文和刘守光的争夺打到了什么程度,我们还不清楚。若这时候敌鲁经奚国回军,必遭奚国大军伏击,后果不堪设想。”

曷鲁的话提醒了阿保机。

是呀,敌鲁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遇到奚国大军伏击,必会一败涂地。

阿保机急忙派人绕道卢龙,星夜去给敌鲁报信。

阿保机又问曷鲁:“营地附近还有多少兵力?”

曷鲁思索了一下,道:“加上属珊军,尝有万人。”

关键时刻,阿保机也顾不下什么军了,开赴战场要紧。

阿保机当即下定了决心,道:“那就让阿古只和欲稳去吧,绕道卢龙与敌鲁会合,然后屯兵古北口,待我们的大军集结到位以后,南北夹击,一举拿下奚国。”

曷鲁担心地说:“这样一来,牙帐可就空虚了呀。”

阿保机知道,曷鲁是担心奚国这时候对契丹发起进攻。

阿保机摇头,道:“尽管放心,现在,借他东扒里厮十个胆,他也不敢贸然对我契丹用兵。”

曷鲁斟酌再三,又说:“古北口的情况痕笃最清楚,还是让痕笃随军去吧。”

阿保机下令,可汗牙帐只留五百名兵士守护,其余兵士皆随阿古只和欲稳出征。

痕笃随阿古只大军出征,走出一段路以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急忙催马狂奔而回,急切对阿保机说:“去诸很可能要与东扒里斯联手,大哥要注意呀。”

铁心兰自然不知道传染这毛病给人家已走了不知多久了,自己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丼怎么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胡开局

八月微澜

天胡开局

七义之戚少

天胡开局

古木架

天胡开局

江流清风

天胡开局

宇十六

天胡开局

烟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