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作者不详亚洲专区》。

安阳怀抱着蒋峰天,看见他的胸膛渐渐有了起伏,终于不再强忍眼泪。

  大颗大颗的眼泪滴落到蒋峰天脸上。

  她伸手帮蒋峰天擦拭脸庞。擦拭了两下过后,她看着蒋峰天安静的面容,越想越后怕,忍不住捏着蒋峰天的脸庞轻轻拧了一下。

  蒋峰天毫无反应。

  安阳稍稍加重了力道。

  蒋峰天仍然毫无反应。

  安阳以为蒋峰天在装睡吓自己,再次加重了力道。

  在这个力道的作用下,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继续睡下去。

  可蒋峰天还是没有哪怕一点点反应。

  安阳扒开蒋峰天的眼皮,剧烈摇晃蒋峰天的身体,将他放平给他做心脏按压。她用尽了一切以往叫醒蒋峰天的办法,却没有任何收获。

  最后,她使出了自己的天赋神通,想看看蒋峰天到底在搞什么鬼。

  可惜极少失灵的天赋神通最近却好像习惯了无功而返。她没有捕捉到任何蒋峰天的灵魂活动。

  她开始慌了,抚摸蒋峰天的手都有点颤抖。

  是不是失去第一条尾巴产生了后遗症?

  安阳再次使用了天赋神通,依然没有拨通蒋峰天的号码。

  接连试了五次,全都没有成功,仿佛蒋峰天此刻压根就不再服务区。

  走投无路的安阳看向江臣,询问怎么回事。

  江臣淡淡说道:“很简单,魂丢了。”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书店的交易也会出问题?”

  “我们的交易并没有问题。我跟你说的很明白,合同上也写得很清楚,你的第一条尾巴换蒋峰天的生命无忧。你自己应该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和心跳。我可以向你保证,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只要被照顾得当,活到八十岁没什么问题。”

  安阳很想骂人,可几次话到嘴边,都被咽了回去。一是不敢,二是她确实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她只能有气无力地抗争:“可他没有意识。这跟植物人有什么区别?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和植物人确实没什么区别,但和死人有着天壤之别。”

  安阳不想再和江臣做无谓的争辩,问道:“我该怎么样才能找回他丢失的魂魄?找回那个完完整整的他,而不是残缺的他!”

  “根据规矩,你已经不是交易对象了,而且你们现在暂时也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安阳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

  “暂时?那也就说我们身上之后会有你想要的东西?”

  江臣呵呵笑了笑:“你可以将他留在店里,王苏州在这有个宿舍。”

  安阳看了看此刻正躺在门口地板上的王苏州,有些犹豫:“可是……”

  江臣打断了她:“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考虑好怎么跟你家人解释,丢了一根尾巴的事。”

  安阳觉得以江臣的补刀实力,简直可以去当一个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

  “王苏州什么时候醒?”

  “晚一点,不过你也可以喂他一点血。他会醒得快一点。”

  安阳将手指弄破,挤出一点血滴落到王苏州唇边。

  王苏州抽了抽鼻子,睁开双眼,猩红一片。他看向安阳的手指,张开嘴巴,露出四颗獠牙,并猛地向安阳扑了过去。

  安阳向左一闪躲开了。<,說道:“回不去的,只能往前面走,你自己來的,是走不掉的。”

張小河差點就生氣了,說道:“還不是你們把我困在路上不讓走,才出此下策的嘛,怪我了?”

誰知魚擺擺卻是說道:“具體的我不知道,但是你為什么非要選擇這一條路呢,明明四面八方都可以走,你非要來這里,沒有辦法的。”

得,張小河也不想跟他多說,實際上是被嗆住了,對呀,他為什么要來這里,看樣子這或許就是命中注定,他覺得既然是注定的,那就面對。

張小河向來不是一個喜歡逃避的人,但他喜歡逃跑。

乘其不易,張小河撒丫子往回跑,這下沒有空氣墻了。

哈哈哈,回家嘍,張小河腳底生風,身邊也跑出了一陣風。

這是一陣不大不小的風,但剛剛好把作畫人的畫卷掀飛,然后紙張疊在一起,水墨混做一團。

張小河當即感受到一股正在逐漸升騰起來的可怕氣息,然后在他前面出現了一副紫色墻壁,直接擋住了他的去路。

在一回頭,那作畫人已經是雙眼紫色,額頭上更是多出來一顆紫色的棱形寶石,渾身散發著一種毀滅的氣息。

張小河看到之后人都傻了,這很可能就是作畫人的天劫形態了,張小河內心如是想。

魚擺擺看到這一幕之后,害怕極了,他說道:“你完了,你激怒了畫魔,上一個激怒畫魔的都被碾成墨水了。”

張小河頓時內心咯噔一下,想要逃跑,也逃了,但是在路口被那一堆大巖石擋住。

畫魔一步步靠近張小河,某人在最危急的時候,爬著巖石堆,翻了過去。

在巖石堆的另一邊,算是暫時安全,隨后聽到畫魔一聲冷哼,之后就再也沒有動靜。

張小河在原地默不作聲好一會,生怕驚動畫魔,過了許久魚擺擺說道:

“畫魔好像原諒你了,一般有人毀了他的畫,都會殺了那個人,他沒有追過來,就說明他放過你了。”

張小河聽完之后,內心放松了許多,他沒有接著往前走,而是一把抓過魚擺擺,盯著他說道:

“小朋友,你似乎知道得很多嘛。”張小河笑了笑說道。

魚擺擺頓時身上冒冷汗,當然魚沒有冒冷汗這一說法。

“說你到底是什么,還知道些什么。”張小河抓著這玩意的尾巴,把他放到了巖漿河上邊。

擺擺當時就急了,連忙說道:“我真的不知道呀,我天生就知道這些,我能看出一些東西的,但是我我也不知道原因。”

張小河不信,魚擺擺更加急了,說道:“別亂來啊,要么我變身了。”

張小河覺得挺有意思地于是說道:“來一個,對,來一個!”

魚擺擺似乎有那么一點害羞,小聲說了一句獻丑了,然后就變成了一個牙齒像鋼鋸一樣,渾身都是天劫氣息的魔魚。

“這就是魔魚啊。”張小河看這眼前模樣大變的擺擺,覺得頗有意思地說道。

“好了嗎,可以放我回去了嗎?”張小河收回手,擺擺也變回原來的樣子。

“不過,還是現在好看一些,張小河說道。”魔魚形態有一點難堪,都是獠牙,張小河不是很喜歡。

擺擺在他懷中嘟噥了幾聲,說道:“我也不喜歡魔魚,他們很兇的。”

看了看變回原樣的擺擺,張小河內心思索著,然后接著走向了第三個涼亭。

醯酸,而蜹聚焉。故言有招祸也凤并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特别作者不详亚洲专区

劫持吴雅芝的凶徒眯起了双眼,死死的盯着顾浩,大声的问道:“臭小子,你到底是谁,我潜伏在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保镖团里的人我都认识,甚至东海酒店里的保安我也都调查过,根本就不可能有你这样厉害的高手。”

顾浩冷哼一声道:“天道昭昭,岂是你个蝼蚁能预料的,今天你遇到了我,算你倒霉。”

“哈哈哈,我倒霉,我看是这位大明星倒霉吧。”

说着凶徒将手中的木质尖刀向前推了一步,刺破了吴雅芝的皮肤,顿时吓得全场一片惊叫,吴雅芝也不得不扬起了头,减缓喉咙处的疼痛。

顾浩脸上一变,手指间不断翻动,一根根如光华流转一般的银针在他的操控下若隐若现,随时出手救人。

叶绍华等不了了,立马对顾浩说道:“你不是说能护住雅芝姐的吗,你快出手啊。”

顾浩没有理会他,正当他准备出手击毙凶徒的时候,一道杀气从他身后爆出,顾浩当即掐指一算,猛然间一把将叶绍华的头摁下,大吼一声:“小心,这里不光一个凶徒,还有其他它杀手。”

“嗖!”一声破空声响起。

就在顾浩护住叶绍华的头时,一根毒刺朝着叶绍华头部射了过来,好在顾浩已经算出凶险,提前摁下了叶绍华的头,致使这根毒刺仅仅贴着叶绍华的头顶而过,深深的刺进了水泥墙壁里。

而就在叶绍华躲过这突然袭击后,那名躲在暗处的杀手再次出击,不过这次目标不是叶绍华,而是那挟持吴雅芝的凶徒。

凶徒也算是个刺杀的好手,异常的机警,可是他没有顾浩能掐会算的本事,杀手的突然袭击,他根本预料不到,当他发现毒刺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毒刺直接命中他的太阳穴,一击将其毙命。

碰!凶徒倒下了,两眼瞪得滚圆,死不瞑目,这一幕,像极了吴良被杀的时候那般场景。

顾浩第一时间,用犀利的眼神扫向了身后的众人,突然发现一名矮个子的男人正在消失在人群之中。

“拦住他!”顾浩当即喊道,脚下也快速的朝前移动。

可是那矮个子男人在发现顾浩已经注意到他后,立马快速的逃窜,身边的保镖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跑出几十米开外了。

顾浩紧跟上去追,可是顾芹大喊一声:“顾浩,你快来看看,吴女士受伤昏迷了。”

顾浩眉头一皱,停顿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只见吴雅芝已经被人搀扶起来,可人似乎一点知觉也没有了,脸色乌黑,明显中毒已深。

为了救人,顾浩只好放弃追击杀手,转身来到顾芹的身边,问道:“姐,怎么回事。”

顾芹指着吴雅芝的颈子处说道:“浩浩,你看,吴女士脖子上那被划伤的地方。”

顾浩示意搀扶吴雅芝的人让一让,仔细的凑近她的脖子看了看,只见那被凶徒木刃伤的地方,出现了腐烂的伤口,褐色的分泌物正在从伤口处流出,气味刺鼻,而吴雅芝整个人也已经陷入昏迷状态。

叶绍华此刻吓得六神无主,摇晃着吴雅芝慌张道:“怎么办,这可怎么办,雅芝姐,你醒醒啊…”

这时一名酒店高级主管说道:“快送医院吧。”

另一名主管立马否决道:“不行,如果把吴雅芝送进医院,以她的影响力,还不得让整个世界哗然,那我们东海明星酒店以后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顾浩紧皱眉头说道:“现在送医院来不及了,她中了一种很厉害的植物毒,哪怕伤点表皮也足可让人致命,必须马上进行解毒。”

叶绍华听了顾浩的话,哀求道:“这位小兄弟,我知道你本事大,你快想想办法救救雅芝姐,无论多少钱我都愿意支付,千万不能让她有事啊。”

顾芹安抚叶绍华道:“叶总,你先不要急,我弟弟的医术很好的,他一定会救活吴女士的。”

叶绍华此刻还是第一次看到顾芹,疑惑的问道:“你是?”

顾芹自我介绍道:“我酒店的大堂经理,叫顾芹,这位是我弟弟,顾浩。”

叶绍华激动道:“那太好了,你也是我们东海明星酒店的一员啊,一定得想尽办法让你弟弟救治吴雅芝,如果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酒店也就离倒闭不远了,你也不想失业的对吧。”

顾芹愣愣的点了点头,脸色羞红,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下和叶绍华说话,难免有些紧张,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浩看了看他们两个,男才女貌,还挺般配,咳嗽一声说道:“叶绍华,我姐是酒店

杨存中愣了片刻,沉声道:“前面说的突发灾害处置,老夫是能理解的。但后面说的什么孩童失踪百姓生病这种事,难道也要做?这般琐碎之事,是否有些多余?”

方子安道:“杨大人,下官是这么想的。水火之灾大雪飓风固然是大急事,干系京城安全,众多百姓的生死。但是百姓生病,孩童失踪这些事虽看起来是小事,但对遭遇这种事的百姓而言,那也是天大之事。譬如一家子中有人生了急病,又是在半夜三更时分,无人相助。则可能会病死家中。......

”沈三娘咬着牙,冷笑道:“你的光鲜华丽的背后看到了隐忧:作者不详亚洲专区叶开相信马空群是绝对睡不着的见的那短笺还君之明珠,谢君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作者不详亚洲专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变身吧仓鼠大大

椰子酸奶冻

变身吧仓鼠大大

焰火璀璨

变身吧仓鼠大大

迦南之野

变身吧仓鼠大大

我唐

变身吧仓鼠大大

两只蜗牛

变身吧仓鼠大大

冠滢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