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陆少的隐婚罪妻》。

属子弟原入学读书者,亦许其仕进,则儒教日么,接过酒坛子就喝,喝得绝不比他慢,绝不陆少的隐婚罪妻

雪蓮幻形化為人,窈窕稚女雪粉唇。

粉嫩拳頭微微出,一擊轟出驚眾人。

“雪姬?”

凝視著眼前如同瓷娃娃般不染纖塵的女孩,秦炎微微蹙眉,“你是九星雪蓮?”

“嗯嗯,大哥哥不記得我了嗎?還是說大哥哥要把我丟下!”雪姬委屈的聳聳鼻子抽泣道。

“哪有,大哥哥急著救人,更何況那里太危險了,你若跟著,我怕到時候……”秦炎無奈一笑,對于眼前的雪姬,秦炎倒是十分喜愛,只不過此去兇險萬分。

“哼,原來大哥哥嫌我累贅啊!”雪姬嘟著櫻桃小嘴氣憤憤的看向秦炎。

而后只見雪姬揮舞著粉嫩的拳頭向著秦炎后方輕輕轟出。

“轟隆!”

一道驚雷響起,雪姬轟擊之處雪石崩塌。

“這……凝元境!”秦炎苦笑一聲,腦門頓時浮現一道黑線。

“大哥哥實力那么弱還嫌我累贅,哼,雪姬真的生氣了!”雪姬冷哼一聲,揚起粉嘟嘟的小臉高傲的看向那雪石崩塌處。

看著這般的雪姬,秦炎也是無可奈何,“好好,你便跟著我!”秦炎撫摸著雪姬的銀發輕輕一笑。

聽聞秦炎這般開口,雪姬小臉突然一變,兩顆小虎牙微微露出,嘿嘿一笑。

“大哥哥,我們快點去,我今天就讓他們知道欺辱我大哥哥朋友的下場!”不待秦炎開口,雪姬雙腳微移,猶如狂兔一般向著那古松奔馳而去。

古松之側,葛文被狠狠的轟倒在地,而葛武則是被茍安猶如螻蟻般踩在腳下,“這便是你葛家的實力嗎?果真是孱弱萬分啊,就這也想與我茍家爭奪寒山雪池掌控權,當真是可笑至極!”茍安話落,旋即一腳將葛武如同死狗一般踢出。

“嘭!”

一道聲音響起,雪石墜落,將葛武深埋其下。

“只是可惜了,那名叫秦炎的廢物不在此處,不然我定要讓他親耳聽到你的喘息!”茍安話落,一雙大手旋即向著葛月抓去。

然而其話語落下,兩道不是很協調的身影猶如旋風一般向著此處飛馳而來,“你若碰她一毫,我便讓你生不如死!”

此音如雷,頃刻間在眾人耳旁炸響,而后一道目光旋即凝視而來。

“你快走啊,你不是他們的對手!”聽著這熟悉的聲音,葛月猛然抬頭,沖著秦炎撕心裂肺的吼道。

只是這聲音剛剛傳出,數道身影頓時襲來,將秦炎與雪姬圍困于內。

“想走,晚了!”茍安陰森一笑,而后便是抓起葛月的手臂向著秦炎走去。

“小子,今日我就碰她了,你又能如何?屠我滿門嗎?”茍安戲謔一笑,旋即將葛月丟在自己身側。

“茍安少爺,與他費什么話,今日便讓我來替少爺斬殺他!”趙家內一少年輕蔑一笑,旋即站出,而后便是將自己開脈八重的氣息展現。

此等氣息下,不少少年皆是嘿嘿一笑,“那小子怕是撐不過一招吧。”

此話剛落,那趙家少年猶如炮彈一般向著秦炎轟殺而去。

“大哥哥,我來……”雪姬揮動著粉嫩的拳頭本欲出手,然而秦炎只是微微一笑,“小孩子,打什么架,在一旁看著就行!”

被秦炎這么一說,雪姬嘟著嘴,很是不服氣的退到一旁。

而此時,那趙家少年已然至秦炎身前,只見那少年冷笑一。”洪亮的声音响起。

原先的前十名依次拍好了队站在主战台上,分别有七夜、沐熙泽、王占元、何龙、萧冰云、封林、封峂、白萱、雷水、沐熙朴。

杨啸天眼神在这十人中扫视,最后落在沐熙朴身上,于是用手指着他。

“杨啸天选中的对手是沐熙朴。”主持人再次用洪亮的声音喊出。

“嗯,这十人中,沐熙朴确实是属于实力较弱的一方。”人群中有些人说道。

看台之上,沐家家主沐森,脸色惨白,心中充满了愤怒,毕竟沐家人被第一个挑战,这就好比说十人中你的实力最差,这是对整个家族的侮辱。沐熙枫在心里暗暗发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沐熙朴脸上泛起一抹红色,心中极度羞愧,感觉受尽了欺辱,恨不得马上将杨啸天撕碎,于是踏步而出来到第一战台。

其实杨啸天并没有想那么多,不管你实力是弱还是强,就凭你是沐家之人,就凭你在团战中第一个号召众人对自己三人进行围剿,你就必须被淘汰,这就是我的做人准则。

杨啸天踏步来到战台之上,意念侵入戒指,手上开始出现灵儿剑。

沐熙朴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率先释放了武魂,满月白虎,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击败杨啸天,让所有人知道,我是有实力捍卫自己前十资格的,也让沐家因自己丢失的脸面,自己重新给找回来。

“虎啸”从满月白虎的口中发出一圈圈白色光波,犹如声纳一样想前方传去,路过之处仿佛经历了灾难,连前面的青石都被掀起。

杨啸天一步一步走向沐熙朴,仿佛没有看见那嗜人的光波。

“疯了!”人群中有人呐喊道,你再强悍,即使不躲也应该拿剑挡住啊!直接用肉身去扛,不是明摆着送死吗!

主观台方向,众人不禁一惊,就连寒山长老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沐家方向,家主沐森嘴角露出阴笑,道:“找死!”

但是,当虎啸来到杨啸天身上时,不但没有想象中的受伤,反而他还在朝前抬步。

“快看!他还在走!”有人不可思议的喊道。

沐熙朴不敢相信,有人能够直接扛过自己的虎啸,护身魂器!怎么可能,他手上还拿着一阶上品黄长剑呢!他哪来这么多钱,他不是封家外家吗?一个个疑问出现在沐熙朴的脑海。

正在这时,杨啸天来到他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只见灵儿剑从天而降,披向沐熙朴,

他眼神中闪过锋利的寒意,完全来不及躲避阻挡,剑从他脸上一直划到胸前。

杨啸天补上一脚,直接将他踢下战台。

沐熙枫倒地昏厥,一道剑痕从沐熙朴脸上一直到胸前,只见伤口处的肉外翻,鲜血直流,场面非常瘆人。

看台之上,沐家家主沐森突然站起身,面目狰狞地吼道:“杨啸天!你放肆。”

怒吼中带着威逼,威逼中又带着愤怒。

观众席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沐熙朴,他是死了吗?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杨啸天这是违规了,应该直接取消前十资格!”白家家主白娥大声道。

“不错,公然在战台之上致对手于死地。我建议取消资格。”东都学院韩阡陌长老说道。

这时一名医者跑到沐熙朴的身前,替他把脉检查,稍后,说道:“他还活着。”然后叫了两名侍卫抬走。

主持人向前一步刚要开口,只见韩阡陌对着寒山长老道:“寒大人,即使没有出现死亡,那也是沐家小儿运气好,杨啸天此子,心术歹毒,众目睽睽之下,对对手痛下杀手!这等作为也应该取消资格。”

他忽然想起了江湖传说中的那些动起来就像响板——这是一种罪

这个和尚习练过铁头功,再加上铜身,所以仰起头,向着青龙偃月刀就是一顶,刀斩到了头上,发出叮当一声,和尚的头上出现了一条白痕。

其它的十七铜人回援,杀向林正风,以防这个和尚被杀死了。

“天他脖頸處,一條條青筋宛如猙獰惡龍,異常清晰地從皮肉底下閃現。

蘇胤兩手先是放松狀態,驟然握緊后,拳心如攥著兩團黃色光團,有絲絲縷縷的金黃色汁液流光,從他指縫透出。

斜著眼,瞥了虞淵一眼,蘇胤咧開嘴,嘿嘿怪笑一聲,說道:“不就是踏入......

”薛衣人道:“铁锈?”楚留香贯注在棺材里,竟未发觉窗外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陆少的隐婚罪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莫闻

绿枫叶

莫闻

江湖不见

莫闻

一叶菩提

莫闻

杜百万

莫闻

郁郁林中树

莫闻

大神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