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多屁》。

治乱之主。若使君不见听许,登亦未敢听使君也多屁她也从未问过他任何事,却说过一句他永远也忘不了的话,那是

出了樹林,便是一片枯黃色的草地。

此時草地上的寧靜已經完全被打破,時不時回蕩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厲叫聲,還有氣勢兇惡的怒吼。

放眼望去,草地上有十來個人正在瘋逃,他們的臉色被恐懼戰兢所填滿。

跑著跑著,有一個人的速度慢了下來。他發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大聲喊著,哭著跪著求救,可惜卻他曾經的依仗,他引以為傲的兄弟們,卻沒有一人轉過頭,多看他一眼。

他們的腦海中,剩下的只有逃,快逃,拼命逃……除此之外,已再無別物。

他的衣角被他身后,那看起來本不起眼的青綠色矮小身影扯住,然后后面又有別的哥布林刀斧手撲在他的身上,將他按倒。

它們怪叫著,眼中充斥著猩紅嗜血的光芒,舉起手中的石斧石刀,不斷地砍下。

不一會兒,那個被哥布林刀斧手所撲倒的人身體就被切得支離破碎,一塊一塊地被撕扯開,那些哥布林刀斧手撲在他的身上,大口啃食著他的血肉。

他的喉嚨間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響,他的雙目呆滯,眼神渙散,臉上鼻涕與眼淚混合著,糊成一團。

緊接著白色的光芒閃爍起,將他殘破的身體和腦袋所籠罩,似是要抹除他的痛苦和丑態,給予他最后的慰藉。

但這時,哥布林刀斧手的身后,一道巨大的黑影到來。

那些哥布林刀斧手抬起頭,只見那巨大的黑影伸出它的手掌,一把抓在那白色的光團中,那白色的光團突然熄滅,重新露出里面滿臉污穢,又滿是痛苦猙獰的頭顱。

它拿起那顆頭顱,取出鐵絲繩,用尖頭從下方的破口穿入,刺入血肉,不斷深入,然后又從頭頂穿出,當作項鏈一般戴在它的脖頸間。

此時,它的脖頸上,已經竄著三顆人頭。

“啊!”看到這樣的一幕,林茵茵嚇得驚叫一聲,下意識地別過頭去。

而林小馨亦是臉色蒼白,手微微有些發顫。

就連李元心中都是不免戰兢,從體內涌起一股寒意。

“梅林!”

“嗯,我看到了。”梅林的語氣亦是意外的凝重。

此時,那些已經分到了經驗的哥布林繼續對著那幫人追去。而另外還有幾只哥布林射手亦是注意到了李元這邊,悄悄向著李元這邊潛行來。

不過李元不是黑虎幫那幫蠢貨,在跟哥布林們打過這么多交道,他對于哥布林的情況可以說是了如指掌。

當他看到不遠處雜草有異動的時候,給林小馨和林茵茵打了個手勢,林小馨和林茵茵會意,立即進入到狀態,將站位稍稍散開,嚴陣以待。

他們不遠處的雜草失去了動靜,李元果斷向前一撲。

咻咻!幾乎與此同時,兩支箭矢在草叢中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著李元射來。

只不過李元的動作及時,那兩支箭矢射了個空,在他頭頂掠過,讓他頭皮感覺到一陣涼意。

一個滾身,站起。李元迅速一步前踏,一手撥開雜草,露出里面兩只哥布林射手的身形。

此時它們亦已經搭箭于弓弦上,看到李元突然闖來,受到了成噸的驚嚇。

可惜李元不會跟它們客氣什么,果斷一劍猛劈!

那只哥布林射手下意識的舉弓來擋,但下一刻,它的弓箭直接被李元斬成兩截,然后鐵劍沒入它的肩膀,一劃而下,切開骨肉。

就在這時,李元的瞳孔一縮,他只覺得這只哥布林射手體內傳來一陣異樣的抗力,令他這一劍緊緊只是斬到一半,就卡了住。

這……

疑惑歸疑惑,他手中得動作卻還未停滯。他果斷一腳踹在那只哥布林射手身上,將起一腳踹倒在地,借力拔出劍,又是一劍,才把那只哥布林射手收走。

與此同時,另外一只哥布林射手已經將弓拉滿,直指李元。

李元感覺喉間傳來一陣寒意,下意識地舉劍擋在喉嚨前。

叮!一陣清鳴響起,李元只覺得一陣突然爆發的力量令他的手不禁一顫,下意識地退了半步。

他的心中一凜。

他不是沒有正面接過哥布林射手的攻擊,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感覺過,哥布林射手的攻擊力量,居然會大到這樣的地步!

這就好像是他在四級的時候,接下哥布林射手那一箭似的。

自然,他不可能退級,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

哥布林射手升級了!

李元大喝一聲,猛地一甩劍,將緊貼在他鐵劍上的箭矢甩開,然后舉劍直接對著哥布林射手砍去。

噗噗!兩劍落下,那只哥布林射手的身上,多出了一個X字狀的血痕。

咔咔!

聽了合香的話,徐三心一沉,望向遠方,師父,一定要撐住啊。

靈通老祖重瞳緊盯著上空,那些血紅錐被無形的力量碾壓,片片消失,卻又快速出現,無限循環。

從遠方看,一雙巨大的眼睛制造血紅錐降臨,靈瞳老祖仰頭,以無形的力量抹消那些血紅錐。

道道余波掃射,一個印照者措手不及,被余波擊中,身體裂開,急忙逃離。

這時,靈瞳老祖頭頂又出現一雙眼睛,化為重瞳,緊盯著他。

所有人心一沉,源劫果然無比可......

仙人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些不对:“最近来过什么人么?怎么觉得有股奇怪的气息。”

这倒是奇怪了,能让仙人觉得奇怪的气息国主实在想不出有谁:“仙长是不是来此太久有些倦了,这皇宫内也并无外人,只是今日来了个小郎君。”

“小郎君?可是背着一把木剑?”仙人依稀记得前些日子在街上遇到一位练气六层的小娃,觉得有些奇怪,这城中怎么又来了位年纪这般小的修者。只是修为太低没有仔细注意,天赋很好,只是对方肯定是源门的人,为了避免麻烦便没有搭理。

“哦?仙长认识么?”难道这林痕还大有来头,以至于仙人都认识。

“自然是不认识,有过一面之缘。那日带着爱徒去街上闲逛,恰逢下雨,在路边见过一面。”

小姑娘一脸茫然:“师父,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件事?”

仙长没好脸色道:“你要是知道那要师父做什么,你这丫头半点修为都没有还不仔细观察,以后怎么能到为师这般境界。”说着手露出两个指头,敲了敲小姑娘,仙人自然不会下狠手,只是逗逗她。随即又问道:“那小郎君可有说自己叫什么?”

“我倒是没问,不过我知道他叫林痕,至于什么来历就一点都不清楚了。”这位国主当初只是听自己的父亲说过有侠客相助登上皇位,至于却自己没经历过,就觉得那是父皇说的糊涂话罢了,没放过心上,所以他从没想过林痕就是来相助他其中一个皇子登上皇位的。

林痕二字冒出时,小姑娘一脸惊讶看向国主,身子止不住在颤抖,完全压不下来,强呼吸下勉强才让自己保持冷静,是他,定是他,他也过来了。没想到他也来了,来到这白虎城,我要去寻他,找到他,和他一起,可是他又在哪里呢!那日在我身边我竟然错过了,为什么当时我不多看一眼呢!若是当时能相认出,那这个病好不好也不重要了。小姑娘只有悔恨,若是当时她高兴些就好了,不去想那些往事就好了,只是多瞥一眼,自己一定能够够认出他。

这时国主才发现,到现在也是和这位小姑娘见过一两面:“还没问过,小姑娘姓名。”

仙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不情愿开口道:“她啊!还真是有些奇怪,她说天下同姓不婚,自己改名了叫梦起,这小丫头这般年纪就心有所属了,这倒是让我有些气愤的,真不知是哪家小子这般油嘴滑舌,竟将她的心都骗走了。”越说越气,虽说这个徒弟跟他才半年,可他已经将她视为己出,敢让自己的徒弟牵肠挂肚,若是真的让他逮到那个小子,定要扒了他的皮。

“对了,我记得你原先姓林是吧,说起来那个林痕也是和你一个姓,你认识么。”

梦起面无表情摇了摇头:“不认识。”

听雨轩内风落夭缓缓替林痕盖好被子,刚刚郎中过来仔细把了脉,说是他体内空虚,可能是这几日操劳过度所致,只要静心休养即可。他这几日就像见不到人一样,忙东忙西,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算了,自己说不管就不管,和他纠缠不清作甚。

突然在这时,林痕嘴里呢喃着几句:“小月,不要走。”

小月?小月又是谁,莫不是身体这般虚是找人找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风落夭的思绪。

“小夭姑娘,小夭姑娘可在?”

听着声音是府尹大人,怎么他又来了:“在的。”

推开房门出来了:“不知大人找我何事?”

“那小子回来了么?”小子自然指的是林痕。

“他刚在里面睡下,现在身子很虚。”

很虚,这小子平日里活蹦乱跳的,怎么会虚呢?

风落夭随后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五皇子听完后沉默了会,一声不吭的走了。

风落夭也不管他,进去继续照看林痕,放眼望去,林痕已经坐了起来。

“你怎么醒了,不多睡一会?”

林痕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帮我倒杯茶。”说是不用,言语中尽是虚弱,他真没想到体内神火如此霸道,怎么将自己的的身体折腾成这般模样。

喝下水后,总算好了许多,风落夭想问什么却一直没有开口,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知道,或者说应不应该掺和这件事。

林痕闭上眼睛好好回想发生的事,似乎是在那块糕点上,若是按照齐贵妃所说,两人应当是相当了解的,这样一想的话当时陈贵妃都没有多加阻拦,恐怕就已

“这怎么行,唯一一个了,给你,我怎么办?”,陆隐回道。

  “没有坐标,我们进去怎么回来?”。

  “我不封闭,你们直接回来”。

  这话说的禅老都不好意思,但凡白望远他们敢进去,他保证陆隐会毫不犹豫封闭通道,把他们仍在平行时空。

  陆隐表情很认真,很真挚,但看在白望远他们眼中就是无耻。

  王凡来了,“鬼祖呢?”。

  “进去了”,白望远道。

  王凡疑惑,看了看陆隐,目光扫到虚空裂缝,“那是,平行......

多屁

花无缺笑了笑道:我现在也可以,那两人果然听话,不出一日,他的右眼已只剩下了一个又黑又身.人已到了这两个和尚的身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多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邪瞳之都市魔警

本少爷

邪瞳之都市魔警

绝世凌尘

邪瞳之都市魔警

闲院苏我

邪瞳之都市魔警

灰色的猫

邪瞳之都市魔警

征途岁月

邪瞳之都市魔警

巴山小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