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段嘉衍》。

西门吹雪说的,还是这两个宇。的面,脸上连一丁点表情都没有段嘉衍

池塘邊的柳樹下,二姐坐在樹根上擇菜,看著村外忙著抗旱的人們,她嘆口氣,這老天爺真的有些反常,連續二十多天不下雨,有時烏云翻滾,打聲響雷又云開日出,依舊陽光燦爛。

大豆的葉子已經泛白,午后更是干得卷葉。稻田澆水抽干了水塘里最后一個塘坑,如果再不下雨,連洗衣服也得用井水了。全村有三口水井,東頭兩個小而比較淺,水位下降厲害,用扁擔鉤子打水已經夠不著了,大家就都到西邊的大井去挑水。

包文春回來已經十多天了,每天早晚兩挑水,供應自家和二叔家吃用,再就是一日三餐由他做主,擔任家庭廚師。除此之外,就在門前大棗樹下忙著寫寫畫畫做功課,起碼包媽和二叔是這樣認為的。

周二姐過來悄悄問:春子,你上學看的書多,里面有沒有說心臟病為什么不能懷孕生孩子的事?

包文春有些愕然,又有些心疼,給她解釋一番后,說:二姐,不要擔心,等我掙錢了,給你看病,將來不耽誤嫁人的。

二姐苦笑一下,說:恐怕等不及了喲!

周家最小的兒子叫周小粒,今年十四了。以前是包文春的小跟班,上小學時,他是自己的勤務員,自己的書包都是他背的。另一個外號叫癩狗的,大名叫包安倫,是包文春的本家兄弟,加上小粒和二妹玉玫今年一起也考上了初中。現在他們和其它伙伴都在為隊里割牛草,每三十斤換回一分工分。

兩人多次來找包文春去干活,都被攆得遠遠地,不準靠近。

包文春給包媽帶回來一封信,包爸囑咐說不要干涉兒子的事,也不要分派他的活兒,卻沒有說原因。這是包文春要求包爸寫的信,被包媽懷疑是假的。

包媽終于忍不住了,吃早飯時,問:“你不去舅舅家嗎?去他們家拿點菜回來。”

“不去!顧不得!我很忙!”包文春的腦子還在自己的王國里游蕩,哪里也不想去。

“那去小張莊嗎?去你舅老爺家要點菜!人家鍵興來找你幾次了,都沒有和人家好好說話。”包媽擔心地看著兒子,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打架吃虧了不敢出門?在家窩著不出門也不是以往的行事方式啊!

包媽的舅舅是包文春的舅老爺,叫劉有德,他有四女二子,大兒子劉聞北以前在外鄉鎮教中學,前年春天時被調到縣城當縣委秘書,巴結的人成堆。小兒子去年考上西安交大,也算跳出龍門了,包媽叫兒子去看看。快要開學了,張鍵興約上包修來找包文春兩次,想去街上問問考試分數,怎么還沒有動靜?

看看書包里帶回來的二十本稿紙已經快寫完了,筆芯還有十來根,包文春收起文具,向小張莊走去。他也納悶,往年這個時候,八月十五號前后都是送錄取通知書的時間,今年怎么還沒到呢?

今天是逢集,三個伙伴一見面,帶上劉有德家的小女兒,包文春叫小表姨的劉玫,她是隨哥嫂轉學在縣城上初三的,今年也參加了中招考試,就一起上街去了。

出門一趟,包文春手里已經剩下不到十塊錢了,不論是黃茹娟、王石明還是梹棋,都不能立刻化稿子為玉帛,化歌聲為金錢,快速換來人民幣的。而另一項收入來源也出現危機,天氣持續干旱,池塘里大部分已經露底,想做漁民,也得等發水以后才行。有那功夫,還不如寫幾頁文字呢!

三伏天步行,最大的困難就是炎熱了。一路小跑到學校,累是不累,就是出了一身汗,衣服貼在身上,很不舒服。校園里冷冷清清,沒有見到幾個人。瓦房上還有幾個修葺屋頂的工人,路邊也有幾個鋪設碎磚的工人,飯堂那個草棚子修葺一新,那里總有習慣撿剩飯的麻雀,一群群的攆不走。

四人來到校長所在的小院,終于得到了滿意的答復。“今天是陽歷十五號,留校的幾個老師都到街上貼布告通知去了,怎么?你們從街上走,沒有看見嗎?既然來了,就把錄取證帶回去吧!”

校長姓傅,叫傅鴻才,是個風趣的老頭,聽三人自報姓名,就說:“我知道了,包文春的分數是全縣第一名,報的是縣二高,這是錄取證。”

包文春問:“如果不去縣里報到行不行?我是說留在咱學校行不行?”

“如果你要在咱們中學就讀,而且保持名次,我可以給你三年免學雜費外加獎學金。”

“真的?”包文春現在最缺的就是錢,能不花錢上中學那不是更好?現在還不知道丁香是不是在這里讀書,自己能多個選擇最好,就表現激動地問。

“張鍵興考到汝南師范,這是錄取證,希望好好學習,回來分到咱們學校任教。包修考到咱們中學,29號以后再來看分到哪個班級!包文春!我說的比真的還真,你還真的想在這里讀書啊?”

“縣城消費水平太高,我可能負擔不起,不確定是否留下,咱們這里沒飯票了可以跑回家一趟,縣城離家太

“王小娘子,王小娘子……”

天微微亮,楊義就被這樣的聲音吵醒。而其他村民已經習慣了,這幫人已經在這里吵了好幾天,由于趙剛只是個校尉,還不敢將這些人怎么樣。

“趙剛,趙剛!”

“小郎君有何事吩咐?”趙剛聽到楊義喊自己,匆匆而來。

“外面吵什么?快去將他們趕走。”

“外面是一些門閥子弟和紈绔,還有一些潑皮閑漢,聽說你不在了,他們就跑來這里欺負夫人。居京城那邊來的消息,可能......

西门吹雪道:控制她们的,也是公子言行举止神态上,我还看不

慕容飞云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和胆战心惊来到了仙玉派,却没想到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几个门派的高层更是见他如见亲人。

慕容飞云懵逼了,为何这几个门派的人会对他如此热情?似乎他们也才刚刚见面啊!

打雜,非但不用自己教,教務處還能剩下幾個廚子的預算,真是一舉兩得。

葉師傅顯然也是迫于無奈,這破事你說傳出去,自己安逸的退休生活不就毀了嘛。干脆順水推舟:“就這樣吧,為了慶祝你們今天入學,我給你們開個小灶,炒兩個菜。你們三個別干站著,快幫我收拾廚房去。”

敌二万余,今援师甚寡,难以解围。”重进颇之后三个月内就开花结果,见了功效,开花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段嘉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问天悟道

九命韧猫

问天悟道

昊鲤

问天悟道

拥有福气

问天悟道

八二年自来水

问天悟道

碉堡rghh

问天悟道

冥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