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快穿之宿主已开挂》。

原来姑娘就是黑铁手的朋友。那,送回来时一定也已经补得好好快穿之宿主已开挂

林赤虎听了,顿时一阵呵呵的干笑着,而后,他方才又说道:“好了好了,我们现在便等着登舟去曹家堡吧”!

林赤虎正说着,让大家准备登舟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顿时便响起了一阵奔腾般的马蹄声来,一阵尘埃滚滚,有如的辦法,畢竟鐵盾兵的移動速度太慢了一些,而派其它人沖出去那就會迎來無數的火槍攻擊,與找死是沒有什么區別的。

他現在要做的也只能是等待,看著對方要做一些什么,當然,如果對方真的沖到了距離自己百米左右的的時候,鐵車的中弓弩兵們就可以發......

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赶回去,法变成了木头人,看来说不出

李赫驚慌失色,大叫:“快傳醫生。”

姬赤瞪著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李赫,斷斷續續說道:“小人來之前,已經偷偷喝下劇毒。小人教子無方,釀成此等家庭慘禍。小人懇請李大人不要深究此案,權當是老朽喪心病狂,親手殺害了妻子孩兒。

至于我的大兒子,他僥幸逃脫,已經遠遁他鄉,請大人不必追查他,免得他徒生煩惱。。。……”話音未落,姬赤已然一命嗚呼。

李赫震驚當場,久久不能言語。過了好一會兒,宋惠上前問:“李大人,我們是否要發出海捕文書,緝拿姬赤的長子。”

李赫默然不語,頭也不回,像失了魂似的,徑直走出大堂。

連續多日,李赫躲在府中,不曾去廷尉府。

一日,任佐前來造訪,見李赫站在庭院的池塘邊默默發呆,任佐上前問道:“李兄,近來未見你去廷尉府,可還安好?”

李赫無精打采的說:“任兄,你來了,酒窖里藏了許多好酒,你可隨便去取,我就不作陪了。”

任佐嬉皮笑臉:“李兄,瞧您說的,我是只認美酒不認朋友的人嗎?今天我來,就是專程來安慰你的。”

李赫瞟了任佐一眼:“謝任兄記掛,在下心領了。”

任佐挽起袖子:“李兄啊,我覺得嘛,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對不對?你也破了不少案子,為許多人主持了公道,功勞不小的,對不對?至于姬赤一家子,死的那叫一個凄慘,可那是他們自作孽,又不是你殺的,對不對?雖然早先姬麗的確是有來報過案,但是口說無憑,而且出于家庭和睦,將案情壓下,也是情有可原的,對不對?反正姬赤一家子也死光光了,他大兒子肯定逃到哪里落草為寇去了,以后也不會有人找你尋仇,你就放心吧。。。……”

李赫越聽越羞,越聽越愧,白了任佐一眼,打斷他的話頭:“任兄,不會聊就不要硬聊,中不中?就事論事,姬赤一案,我的確難辭其咎,你就不要替我辯解了,中不中?姬赤的長子誤入歧途,我也有責任,如果他能前來自首,那就太好了;即使是來找我尋仇,我也理解,中不中?地窖里真的有很多好酒,麻煩你進門左拐,中不中?”

任佐連呼“中,中”,就麻溜下了酒窖。

李赫正在郁悶,李心雨也來了。李心雨見李赫對著池塘發呆,問:“李大哥,你在看啥?”

李赫:“你看,塘中這些魚,游來游去,多快樂,無憂無慮。”

李心雨:“你又不是魚,怎么知道他們很快樂?”

李赫一愣,問道:“心雨姑娘,你也是來安慰我的嗎?”

李心雨臉頰微微泛紅:“狄侯爺叫我爹來勸慰你。然后我爹又叫我代他前來。其實,就算他們不叫,我自己也想來。”

李赫聽完,笑了:“狄侯爺、李大人怎么不來?”

李心雨:“我爹說,他們來了,怕你有壓力。。。……”正說間,地窖傳來一陣瓦罐摔破的聲響。李心雨十分好奇,問:“李大哥,什么聲音?”

李赫沒好氣:“不管他,老鼠偷酒喝。”

李心雨:“那要趕緊叫人來滅鼠啊。”

李赫:“無妨。他雖偷酒,卻是好心。”

李心雨:“老鼠還有好心的嗎?”

李赫:“心雨,老鼠的事情后面再討論。我還等著你安慰呢。”

李心雨被李赫一問,竟忘了該說啥。半晌,李心雨才憋出一句:“你早飯吃了嗎?”

李赫被問笑了:“好了,好了,知道你們都關心我。前幾天,我就是心里那道坎過不去。現在想想,往事不可追;我在這里自怨自艾也沒用,還是回廷尉府辦差要緊,還有很多案件等我處理过着衣食无忧的奢靡生活,就连四年的大学生涯,也是在吃喝玩乐中度过,早已养成了泡夜店的习惯。这天,她照常与两位闺蜜开车来到夜店玩乐,由于长相美艳,舞姿撩人,三人很快便吸引了一大群男士的注意。

余恬恬和闺蜜各自挑了位男士作伴,在酒过三巡之后,便一起出了夜店。谁知这一行六人竟全然不顾交规,借着微酣的醉意,分别驾驶余恬恬和闺蜜开来的三辆超跑,歪歪扭扭地驶离了停车场。

三辆超跑刚驶上三环,天空便下起了雨。起初还只是淅淅沥沥,可一转眼却变成了瓢泼大雨。余恬恬不顾寒冷,一把扯下项上的围巾,伸到车窗外随风雨摇摆。后面两车同伴有样学样,也跟着欢呼起来。

孰料,就在几人忘乎所以之际,一道儿臂粗的闪电轰然劈来,正好打在兰博基尼车头上。强大的电流瞬间传遍全车,导致余恬恬和车中男子当即陷入昏迷。兰博基尼顿时失去控制,开始蛇行鼠窜。

突如其来的变故,致使后方两车同伴尚未反应过来,就被十数道闪电吞没。名贵的超跑瞬间被肢解,连同车上的人一起变成了焦炭。而余恬恬的兰博基尼在蛇行过程中,又连续被数道闪电击中,整辆车也是支离破碎,惨不忍睹。周边一些受到波及的车辆,接连发生碰撞以及倾覆,整个车道顿时成了垃圾场。

没有任何征兆,却来得如此集中且迅猛的闪电,在全世界也是极其罕见的事情。何况一次闪电灾难竟然造成了七死九伤,十一辆车被毁的重大事故,就显得更加地古怪了。而作为当事人的余恬恬却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雪崩、海啸、闪电加上我遇到的地震,都发生得如此离奇,且中心地带都仅有一人存活,而时间前后均不超过三个小时,这不可能仅仅是巧合那么简单。”郑遇看着手中的新闻稿,思绪漫天飞舞:“远隔千万里,却几乎在同时发生离奇事故。难道说,这个世界要变天了?”

郑遇喘喘不安地来回走动着,心里越想越害怕。他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屌丝,既没有能力去面对可能会发生的惊天灾难,更无力解救成千上万的人。但若是让他完全置若罔闻,又做不到如此地绝情:“怎么办?怎么办?这些都还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怎么去跟相关部门述说。”

“我回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于门口响起,将郑遇拉回到现实当中:“啊!今天怎么那么早?”

“还不是为了给你弄顿好吃的补补。”丁玲放下挎包和采购的食材,径直来到屋内笑看着郑遇说:“怎么样,你老婆我还算贤惠吧!”

郑遇连忙压下心事,上前捧着女友的脸柔声说:“我老婆是天底下最好的,没有之一。”他说着直接撅起厚实的大嘴,狠狠地印在了丁玲的朱唇上……

两人热吻过后,丁玲让郑遇先休息,自己则来到开放式厨房,弄起了晚餐。没过多久,数道美味佳肴便被抬上了桌面。郑遇只觉得食指大开,当即提筷朵颐起来。

“慢点,别噎着。”看到男友狼吞虎咽的样子,丁玲甜甜一笑,便说起了自己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郑遇这才知道,原来丁玲在帮同学陈艺龙解决一项商业纠纷时,赶电梯不小心崴断了皮靴后跟。所以陈艺龙才会请丁玲吃饭,并送了这双华伦天奴的皮靴。

郑遇佯装吃醋说:“他大学时就拼命追过你,我看这家伙是贼心不死啊!”

丁玲没好气道:“本宫就是讨人喜欢,怎么滴?”

“是是,我老婆如此优秀,自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郑遇连忙奉承,不敢再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老婆大人请歇着,待为夫收拾好碗筷,再来伺候芳驾。”

老板娘突又沉了脸,道:那么你想你一定不愿让人知道你的来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快穿之宿主已开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

枫露霜华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

盗门九当家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

憎恶屠夫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

月下无温酒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

桃汲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

潇湘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