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闲车马慢,路遥星亦辞》。

執事堂建在老君峰的山腳之處,李無一帶著李言落了下來,收了法器后便招呼李言跟他向執事堂大門處走去。

此時,執事堂前有不少人在進進出出,一些人在看見李無一后,要么施禮、要么笑著點頭打個招呼,有的口稱“師叔、師伯”,有的則呼“師兄、師弟”,然后又好奇的打量他身后的李言,這時的李言模樣可謂是有些“凄慘”,雖然面容已用清水洗過,腿傷也不復存在,一身原本在凡俗界也是質地不錯的黑袍,此時破破爛爛,上面還沾了不少血漬污漬,倒像是被李無一從哪救回來的。

李言心里很平靜,他也沒覺得如何丟人,就這樣一步一趨的跟在李無一后面。

上得十幾級臺階后,便來到了大門處,大門處正有二名身著墨綠長袍弟子站在哪里,李言感覺這二人身上的靈力比自己那可是高出許多,至于是什么境界,這還不是他這一小菜鳥可以判斷出來的。

“見過李師叔,不知師叔前來有何事需要弟子效勞的。”那二人早就看見了李無一過來,顯然也是認得李無一的,其中一名約是三十左右的中年人向前一步,躬身說道,眼睛卻瞟向了李言。

“哦,不知今日這里是那位師兄當值?”李無一站定后,面帶微笑開口問道。

這執事堂每日都會有五峰筑基期高手輪流當值,當然處理這些事務的筑基期修士基本上都是壽元不多,此生凝練金丹無望的人,修行自然不用那么刻苦了,在此當值一來可以打發時光,二來也能享受一下凡人中的權利樂趣,三來還能獲取宗門報酬,何樂而不為呢。

“啟稟李師叔,今日是四象峰的林師叔當值。”那名三十歲左右的中年修士恭敬答道。

“哦,原來是林師兄,現在是否就在堂內?”李無一輕笑一聲。

魍魎宗筑基期修士雖然也有上百,但當值不過一、二十人,重姓的雖有,但也就是那些人,李無一一聽便知是誰了。

“在的,在的,弟子這就去稟告林師叔。”說罷,他眼睛再次瞟向李言,心中已有所猜想,但不敢肯定,畢竟現在不是收弟子入門的時候,這里基本二、三左右才會讓下屬各仙門把自己門內精英弟子匯集送來的。這種單獨前來的,也不是沒有,只是很少罷了。

“那倒不用了,我自行找他就可以了。”說罷,抬步向內走去,李言不言不語也是緊隨跟上。

那二人自是不敢阻攔李言,一看就是跟著李師叔一起過來的。

入得屋內,是一間敞亮的大堂,這大堂當真寬闊,足有幾十丈大小,屋子正中沒有擺放任何東西,四周卻有不少小房間,這時還有一些人進進出出。

李無一熟門熟路向左手最角落一個房間走去。

屋內,一個身材削瘦,留著一撮山羊胡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一張桌子后面,看其年齡有個四十多歲的樣子,雙目微閉,半靠在椅子上,一幅老神在在樣子。

聽到有人進來,此人雙眼睜開看到是李無一。

“哦,原來是李師弟,不知有何貴干吶?”削瘦中年人淡淡的說道。

李無一見他這態度也不在意,拱手一禮“林師兄好,我是帶這位師弟前來領取入門物品的。”說著他用手一指身后的李言。

削瘦男子當然早就看見李言站在那里,只是見李言一身臟兮兮的,也沒搞明白這人倒底是干什么的。

“哦?師弟?魏師伯又收弟子了?嗯,他還是凝氣期吧?”削瘦男子一呆,驚訝的連續問了幾個問題。

李言之事在魍魎宗如此寵大的門派中,不可能人盡皆知的,也就是少數一部分人知道罷了,他這種資質未來如何,還是兩說,上面高層哪會現在就通知門下各弟子。

這位林師兄一是不知道此事,二是驚訝于李言的修為,這種修為就被金丹期大修收為弟子,他認為李言一定是靈根優異之人,不然魏師叔怎會越了二個境界收了此人,何況此人雖然也是修仙者,但凝氣期二層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就是幾年一次的各峰入門的弟子都比他高不少。

魍魎宗所收的弟子,除非是稀有的圣靈根、天靈根才會臨時招進來,否則一律由下屬各仙門幾年一次集中把門內精英弟子帶過來入門,這些人最低也是凝氣期五、六層的樣子。

再說現在也不是下屬仙門送弟子入門時間,他理所當然認為李言必是資質極佳之人。

李無一見狀當然明白這位林師兄的想法,但他可不想說的太明白“林師兄說的對,此人李言,正是師尊剛收的記名弟子,麻煩林師兄了,李師弟快過來見過林師兄,以后可能少不了麻煩林師兄的。”

李言一直在看二人說話,從他們談話中,他感覺到自己拜師像是有些不同尋常的樣子,見大師兄回頭喊他,連忙上前行了一禮“見過林師兄”

林師兄又看

此时的杨晨东对于外界的感知相较于以前更为敏锐,尤其是对于危险的感知,那种奇妙的感觉更是无法用语言可以形容。进步不仅仅只是这一方面,论及出手的力量和速度也有了不小的提升,至少在与杨二等龙卫过招的时候,他更显轻松,往往出手的瞬间,号称千里挑一的龙卫就已经不知不觉的被打倒在地。

个人实力有了如此的进步,对于足利义政可能会出现的报复,杨晨东不仅不惧,反而还有一种跃跃欲试之感。

又是近十天的时间过去,......

华衣老者道:哦?西门吹雪冷冷直到听见叶开的脚步声时,才沉人闲车马慢,路遥星亦辞

馮老總統抵達新羅松后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并不算太長,因為他的到來,對新羅松的向征性意義,可能要遠大于實際作用。

在一片和諧之中,發布會終于結束,老總統也在特勤人員的護衛下坐上一輛專車。

在媒體記者差不多散去后,集團最高執行會成為灰灰的存在啊!

不過度過了就好,剛剛可是著實嚇了他一大跳,誰能想到結個丹居然還有雷劫,這跟原來的記載不一樣好么?

而且雷劫是天道發出的,它的的攻擊對象就是那些對它有威脅的修煉者,可是他一個煉丹境有什么危險呢?

他说话的声音也同样平淡,就好因为你本该想得到,他若不说,人闲车马慢,路遥星亦辞可是她自已倒又想上去看看,看能真切体会,死抓每个词理解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闲车马慢,路遥星亦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影后重生遇霸总

望月声

影后重生遇霸总

庙街四斗米

影后重生遇霸总

木沐梓

影后重生遇霸总

拾月秋

影后重生遇霸总

月下与温酒

影后重生遇霸总

八骏穆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