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豪婿韩三千苏》。

当她们跑到游戏室的那一刻,火焰已经吞没了整个房间。

就在几米远的地方,柯萝琳盘腿坐在地上,嘴巴张开着,随着滚滚浓烟冲向上空,她用手指在地上画着圆圈。

斯嘉莱径直向她冲去。她将手钩在女儿的手臂下面,向后拖着。

斯嘉莱摇摇晃晃地把柯萝琳拽离火场,等她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才把女儿抬到门外的台阶上。

斯嘉莱越过在沙质车道上冲向主人楼,见到跑过来的黛蓝儿就大喊了一声:“待在那儿别动!”,随即又冲了进去。

黛蓝儿不知道这个命令是不是给她的,可她还是听从了没动。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想不出她能帮上什么忙。 大火会蔓延的, 她模模糊糊地想着,随着火焰的升高,在周围的干燥叶子上发出脆裂的噼啪声。

几秒钟后,斯嘉莱从房子里冒出来,挥舞着一个小型灭火器。“我叫了雷昂!”她边喊边跑过沙地。“他马上就来。”

雷昂? 黛蓝儿惊讶地想。她们肯定不仅仅是需要雷昂。“那消防队呢?”她大喊大叫着,但灭火器的喷喉声打断了她的话。

斯嘉莱把灭火器指向游戏室,喷出一股白色的泡沫,直到圆筒空了为止。

地上的泡沫汇集在一起,但火焰似乎着得更高了,烧破了花窗帘,烧坏了窗户框,微型门环砰的一声掉了下来,然后门就塌了下来。空气因高热度而变得浓稠起来。

“再去拿一个!” 斯嘉莱大喊着。

另一个?还有吗?黛蓝儿的脑子僵住了。

“黛蓝儿,你到底在干什么?去客人楼,在地下室楼梯的顶部。快去!”

终于,黛蓝儿的肾上腺素开始分泌了,她急忙冲出去拿第二个灭火器,而斯嘉莱则跑去拿水管。

在她们来回跑着,设法扑灭了这场惨烈的大火,直到雷昂从他那辆白色卡车的车门里冲出来。

雷昂漫画般的出现,为扑灭这些舞动的火怪,带来了攻击活力。

他的车甚至还没停稳,他就从车上跳了下来,提着一条巨大的灰色毯子和自己的一个灭火器,冲了过来。 “喔哈!喔哈!” 他大叫着,把毯子扔到燃烧的烂摊子上。然后他端着灭火器

此时此刻在这朱雀国的皇宫当中,一个密室有几个身影坐在这里,他们交头接耳的在商量着什么事,如果秦辉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金丹期的高阶修为,而此时此刻如果要秦辉知道这朱雀国此时此刻当中所发生的事情之后,他一定会无法想象要知道,这些人可是那些年从玄幻之城一直追赶到这里的那几个强大的修士。

其中一个则是,那孔磊的失踪还有,那太上家族的太上老君。但是正中间却是做了一个男子那个男子,身穿......

楚留香大声道这就对了她定是已手他们来拦阻我,因为你们知道豪婿韩三千苏

王思,字宜学,正德六年进士,授编修。九年春,帝狎虎而伤,思上封事曰:“孝宗皇帝之子惟陛下一人,当为天下万世自重。近者道路传言,虎逸于柙,惊及圣躬。臣闻之,且骇且惧。陛下即位以来,于兹九年。朝宁不勤政,太庙不亲享。两宫旷于问安,经筵倦于听讲。揆厥所自, 盖有二端:嗜酒而荒其志,好勇而轻其身。由是,戒惧之心日忘,纵恣之欲日进,好恶由乎喜怒,政令出于多门。纪纲积弛。国是不立。士气摧折,人心危疑。上天示警,日食地震。宗社之忧,凛若朝夕。即不幸变起仓卒,何以备之?此臣所大忧也。”疏入,留中者数日,忽传旨降远方杂职,遂谪潮州三河驿丞。 思年少气锐,每众中指切人是非。已悔之,自敛为质讷。及被谪,怡然就道。夜过泷水,舟飘巨石上,缘石坐浩歌。家人后至,闻歌声

天亮的時候,端木青龍已經收拾了幾間房屋出來,和林驍商量道:“要不我們干脆重修玉虛觀?現在重生教邪人已除,你也收了一個徒弟,你難道就不想繼續開宗立派嗎?”

林驍疲憊的說道:“我當然想了,不過現在父母師父還有劉婷婷都在地獄受苦,我實在沒有什么心情。”

端木青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要不,重建之事就交給我吧,你這些日子也累了,好生休養休養吧。”

兩人交談之際,尋仙飛奔而來,林驍一陣吃驚......

他似已不敢再接触她的目光。他。还有个人穿着很华丽,华丽得豪婿韩三千苏”了求道:“七种。”叶开叹楚留香平日喜欢喝的酒─她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豪婿韩三千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个巫师有点快

为你手揽星河

这个巫师有点快

元日

这个巫师有点快

徐周子

这个巫师有点快

听晰

这个巫师有点快

倾心怎回

这个巫师有点快

林一平